浮光曦景

我其实喜欢产糖

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呀,这里小七,请多多指教。
我来宣群了捏,有兴趣的小可爱们阔以来加入我们呦。
我们都很欢迎哒,大家一起玩,聊聊天,交个盆友。
当然,最主要是开心哦,不要随便伤人捏。

故怜:

呜呜呜我不就是发了个刀子吗,你们就凶我呜呜呜

中秋给你们发个糖好嘛!

哼!

顺便来宣个群

想找个陪我吃年下的忘机……(bushi)

忘羡粉回避,谢谢

欢迎加入澄江九莲,只羡晚吟,群聊号码:568388380

占tag致歉


我们一起来玩儿呀

故怜:

故怜这个垃圾

最近沉迷学习和建群

写文是不可能写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的(bushi)

我 又来宣群了

天官dei 大佬们来玩昂 新群

822809679

占tag致歉

(cp不是指定的昂,你们随意组)

(双杰)望·终归

大家好,这次我魔鬼的手伸向了《白衣少年》这首歌,改的不好,还望见谅。

   

  改编自《白衣少年》

  往年岁与谁

  欢声笑语敞心扉

  梦一回都破碎

  你我谁于归

  残魂飞道离别

  坞中莲摇盼谁回

  只愿余生相陪

  悠悠笛声中沉醉

  你是谁的紫衣少年

  为他踏遍人世间

  轻拭陈情一声轻叹

  夜寒凄凄难成眠

  你是谁的玄衣少年

  轮回重生来成全

  情浅牵

  怎甘与你不再相见

  往年岁与谁

  欢声笑语敞心扉

  梦一回都破碎

  你我谁于归

  残魂飞道离别

  坞中莲摇盼谁回

  只愿余生相陪

  悠悠笛声中沉醉

  你是谁的紫衣少年

  为他踏遍人世间

  轻拭陈情一声轻叹

  寒夜凄凄难成眠

  你是谁的玄衣少年

  轮回重生来成全

  情浅牵

  怎甘与你不再相见

  于今生不再离别

  用尽余生记容颜

  两心相悦心之所往

  唇温余留在齿间

  而今生不会忘却

  紧系指间的红线

  诉情愿

  与你共度浮世三千

  只愿

  与你共度浮世三千


名字想好啦~还素要谢谢各位帮忙想名字的小可爱们捏!
耐你们呦~

致歉信

对不起,因为学业和就业关系,以后可能不会再写连载长篇文了,但是还是会写一些短篇的,一发完的那种文章,或长或短,但主要是有时间的情况下。

所以,在这里我先向大家道歉,对不起了。

虽然我写的文章不是很好,也要谢谢看过我文章的读者,抱歉了。

哎呀,我肯定又废话了,好了就到这里啦,我们回见呦~【调皮一笑】


所谓浑水摸鱼?

知道什么是手残吗?
没错……
就是我😂
羡羡我对不起你啊😭😭😭

【双杰】过往今夕——永远都是云梦双杰

    

  

  渡过多少日夜,陪伴多少春秋。

  

  

  首先,愿江澄生辰快乐!

  

  

  

  

  

  

  

  

  

  

  【一】

  

  

  

  

  普通的一天,普通的云梦。

  

  

  街上的叫卖声不断,人群熙熙攘攘,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

  

  

  老人下棋对弈,年轻人谈笑风生,孩童玩闹嬉戏,悠闲自得,生活安逸。

  

  

  自前江家家主江枫眠退位,于其夫人虞紫鸢双宿双飞,云游四海后,整个江家都交付于现任家主——江澄,以及他的发小、玩伴、师兄、得力下属魏无羡一同管理。

  

  

  在江澄有条不紊的管理和魏无羡时不时蹦哒出来的奇思妙想下,云梦百姓们的饮食起居也越来越好。

  

  

  江氏夫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一趟莲花坞,看看江澄和魏无羡,看看江家。

  

  

  

  

  

  

  普通的莲花坞里,普通的云梦双杰。

  

  

  江枫眠和虞紫鸢出去云游,江厌离嫁入兰陵金氏。本来五人都是在食厅用膳,现在就剩江澄和魏无羡,他们就直接在书房不远处收拾了一间偏房出来,摆了矮桌,放了软榻,这样,不仅不会觉得太过空荡,而且对于江澄的休息也方便了许多,趴在书桌上睡觉毕竟不舒服,多变的天气还容易感冒。

  

  

  “生辰?”魏无羡拿着汤匙的手顿了一下,奇怪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人,“怎么突然提到我的生辰了?我的生辰早就过了,倒是师妹你,过两天就是你的生辰了哦~怎么样?想好要什么礼物了么~想要什么师兄都可以给你哦~嗯哼~”

  

  

  他放下手里的碗筷,身子微微向前倾,刚开口时还算正经,后面就很明显的调戏意味了,还特别骚气的对着一脸嫌弃看他的江澄挑了挑眉,眨巴眨巴好看的桃花眼——简称挤眉弄眼。

  

  

  “哼。”江澄轻哼一声,按着他的肩膀,把人摁回去坐好,没好气道:“这我当然知道,每年你都这么说,还不是欠了我这么多年的礼物,我早就想好了,这回,定要从你身上全部讨要回来。”

  

  

  魏无羡意味不明的转动着眼眸,故意曲解江澄话里的意思,道:“哦呦?从身~上~讨要?师妹这是打算要在生辰那晚与我翻云覆雨,共度良宵不成~”

  

  

  “啧!少给我耍贫嘴,成日没脸没皮的,像什么样子。”江澄心中诽谤,魏无羡这怕是又想作妖了。

  

  

  “哦~难道,师妹这是……”魏无羡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抓住肩膀上的手,细细摩挲,邪魅一笑道:“害羞了么?”

  

  

  江澄抽回被握住的手,朝那人脸上糊了一巴掌,咬牙道:“魏,无,羡!”

  

  

  好在魏无羡躲得快,愣是让江澄离他那么近也没打着。

  

  

  魏无羡他知道江澄面子薄,不经逗,可他却偏爱故意逗弄。

  

  

  “师妹别动手啊,我们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的多粗鲁,你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以后哪个姑娘家敢嫁给你呀。”

  

  

  “哼!我不需要。”又来了,就这么希望我去娶别家的姑娘?

  

  

  “是是,我家师妹不娶,是嫁,你看师兄我如何呀~”魏无羡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指着自己说道。

  

  

  “去去去,谁喜欢你谁赶紧带走。”除了我谁还会要你这么个不要脸的,谁敢要,我就打断谁的腿!

  

  

  “别啊,那要不这样,依师妹的看法,是觉得你亲爱的师兄我,说的可有什么不对之处?”

  

  

  “哪里都不对,再废话就让你去睡狗窝。”

  

  

  江澄狠狠地瞪了魏无羡一眼,如果忽略字词谈吐间的点点醋意,倒是有几分可信度。可是江澄现在的样子像是在责怪魏无羡,果真傲娇,可爱的紧啊。

  

  

  “师妹别开玩笑啦~现在莲花坞里哪来的狗窝啊,而且师妹你,真的舍得么~”莲花坞里早在很多年前就没有狗了,更别说狗窝。

  

  

  “哦?是么?”江澄面色恢复如常,挑着眉,对魏无羡笑了笑,道:“我给阿娘阿姐都传了信,如果我没算错时间的话,他们明天就该到了。到时候,阿姐一定会带着金子轩和阿凌回莲花坞来。阿姐都很久没有回来了,而且又逢我的生辰,怎么可能不回来,你说是不是。”

  

  

  见魏无羡默默吞咽唾沫,江澄笑意加深,继续说道:“那你看,阿姐他们带阿凌来了,一直陪着阿凌玩耍,伴随其左右的灵犬,仙子,会不会……呵~”

  

  

  光是听江澄这么说,魏无羡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抖了一抖。随即撅起嘴,可怜巴巴的跑回到江澄身旁,靠在他身上,软了声线,竟是撒起娇来了。

  

  

  “师妹~江澄~澄澄~你让阿姐把仙子留在兰陵呗,就不要带过来了嘛~好不好嘛~”

  

  

  “噫。”江澄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最受不了魏无羡用这种声音和他说话了,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可闭嘴吧你,少拿这一套来恶心我。就算我不说,阿姐也会这么做的。赶紧吃饭,吃完了好和我出去一趟。”

  

  

  “又有事情要处理?很棘手么,还要我们两个一起去?”得了肯定回答的魏无羡老老实实坐回自己的位置,重新端起碗筷,问道。

  

  

  “不是,只是叫你陪我出去买东西而已。”

  

  

  “哟嚯?师妹你居然良心发现要和我出去私会!?”

  

  

  “滚!我说正经的,这次生辰你和我一起过。”

  

  

  “啥?一起过?”魏无羡咬着筷子一副傻样,不理解江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些日子因为处理事务和夜猎没时间给你庆生,加上你我的生辰相隔时日不多,那就一起办了,而且这次,我要亲自操办。”

  

  

  “那和我之前说的有什么区别么?”

  

  

  “吃你的饭!”

  

  

  

  

  

  

  除了生辰,他江澄还有别的打算。

  

  

  

  

  

  

  

  

  

  

  【二】

  

  

  

  “公子公子。”被埋在土里的小阿苑奶声奶气的喊着还在给他添加土壤的黑衣男子,“那个穿紫色衣服,有点凶凶的公子又来了。”

  

  

  “噗~”黑衣男子听到小阿苑的形容词,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停止继续填土的动作,将手里的小铁铲放置一旁,随意用衣摆擦了擦手后揉着小阿苑的小脑袋说道:“什么有点凶凶的公子啊,他呀,是江家的家主哦,我最最最,最——和、蔼、可、亲的师妹呢。”

  

  

  小阿苑歪了歪头,看着黑衣男子身后,继续说道:“可是,他现在好像不是很高兴呀?”

  

  

  “诶,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他又捏着小阿苑嫩嫩的小脸蛋,笑得意味深长,“阿苑你要记住,,江宗主…江澄这个人,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大傲娇,刀子嘴豆腐心。别看他之前总是对我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其实心里啊,软的很呢。”

  

  

  随即回过头,对身后的人俏皮一笑:“你说,我说的对么,师妹~”

  

  

  “啧,又在胡言乱语,要不要我用紫电抽你一下,清醒清醒,也不怕把人家小孩子带歪,他们倒是放心,敢让你带。”江澄面无表情的白了一眼地上蹲着的人,无比嫌弃的说道,“继续蹲着作甚,我来这里找你,就是来看你埋小孩儿的?还不快给我滚起来,等着我请你起来不成。”

  

  

  “哪敢劳烦江大家主你啊,我这不正打算起来,然后好好招待你么。”魏无羡笑嘻嘻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连带头顶的呆毛也一颤一颤的抖动。

  

  

  他随意揽过江澄的肩膀,手搭在他肩上,说道:“别总是板着一张脸嘛,虽然师妹你长得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也还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如果总是一副傲慢嘲讽,满脸阴霾的表情,别人对你的第一印象会有误解的。”

  

  

  “哼,你何时见我在意过,世俗的眼光如何,与我无关。”

  

  

  “你看你看,又傲娇了吧,师妹你这样不行。”魏无羡揽着江澄走向另一处,嘴里就没停下,“你以后要是一直这样,是找不到姑娘家的,笑一笑,师妹笑起来可好看了,要多笑笑才好嘛……”

  

  

  说罢,还有空闲的手,戳了戳江澄的脸。

  

  

  江澄稍稍歪了头,拍开那只戳脸的手,并不在意以后的婚娶问题:“哼,我不需要……”

  

  

  “唔……”还被种在土里的小阿苑就这么看着魏无羡和江澄渐渐远去,有些委屈的小声说道,“公子,我……还在土里呢……”

  

  

  

  

  

  

  魏无羡的小屋里,两人相对而坐,石桌上放了两坛子酒,正是天子笑。

  

  

  “你就真的不愿和我回去,打算一直住在这乌烟瘴气,横尸遍地的乱葬岗。”还是这个问题。

  

  

  “江澄……”魏无羡无奈看着眼前的人,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不能回去,“我以前就说过了,他们…不同于那些无恶不作的温狗,而且温情姐弟对我们有恩。”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江澄明显不悦了,每一次,每一次的说辞都是如此,就算有理,也不是他魏无羡不回莲花坞的借口。

  

  

  “好啦~好了~都差不多啦~”魏无羡明显是要逃避的意思,故意打哈哈的转移话题,道:“我们都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来,这次我们要喝个痛快!”

  

  

  魏无羡掀开两坛子酒,推给江澄一坛,自己举起酒坛喝了起来。

  

  

  “哪次不是你自己喝的痛快。”他把酒推回到魏无羡面前,扭头看向别处,“这酒是给你带的,你就自己喝吧,我不喝了,不是很喜欢。”

  

  

  “唔?难不成是师妹你专程去姑苏买来给我的?”魏无羡抹了抹嘴角的酒渍,笑道,“果然师妹对我就是好,不过就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他们借一个小碗来。”

  

  

  江澄皱起秀眉,觉着麻烦,开口想说些什么时,却猛的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开不了口,更无法动弹!?

  

  

  “江澄你坐在这里等我回来。”

  

  

  魏无羡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回头对江澄微笑着,轻声说道:“一定要等我哦。”

  

  

  不见天日的乱葬岗,一束暖阳洒下,照在那张笑脸上,灿烂,明媚,神采飞扬。

  

  

  江澄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他伸出手想去抓住什么,却被一道火光灼了眼,周围的一切皆化为乌有,不复存在。

  

  

  当他再睁开时,另一个自己站在了他的对面。

  

  

  另一个他满脸的不敢相信与意料之外,眼底的害怕和彷徨无法掩饰,可是另一个他眼里看的,却不是他。

  

  

  凭直接转过身,入眼即是被凶尸,怨鬼,火焰吞噬的木屋。透过烧毁的残缺不全的木板,屋内的人摇摇欲坠,被万鬼噬魂。

  

  

  “魏无羡!”

  

  

  两人几乎是同时呼喊出声,屋里的人转头,回眸一笑百媚生,一滴清泪无声滑落,消散殆尽。

  

  

  同样的人,不同的距离,又是那个笑容,原本是安抚人心,带来欢乐,而此刻,亦是阴阳两隔。

  

  

  分不清是谁先冲上前,一人只握得了那陈情笛,另一人……却是什么也没有碰到。

  

  

  

  

  

  

  

  

  

  

  【三】

  

  

  

  

  天已暮色,万家灯火通明,虽是临近夜晚,但人群依旧,走街串巷,欢声笑语。

  

  

  莲花坞,更是热闹非凡。

  

  

  “魏无羡?”

  

  

  “魏无羡!”

  

  

  今日便是江澄的生辰,说好了一起过的,可魏无羡从入夜开始就不见了人影。

  

  

  江澄翻遍了莲花坞也没找到,江厌离,江枫眠他们在魏无羡离开宴席后,都未曾再见到过他。

  

  

  他佯装镇定的主持完宴会,提前退场继续寻找魏无羡的身影。

  

  

  “魏无羡!死哪儿去了,还不快给我滚出来!”

  

  

  回想起这两天所做的怪梦,他更是后怕起来,寻找的脚步不自知的加快。

  

  

  

  

  

  

  “嘿嘿~好啦~”小孩子手里拿着两个木雕,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最后满意的露出笑脸。

  

  

  他将雕刻好的两个小人藏好,欢快的跑回了莲花坞。

  

  

  江澄独自一人坐在小亭子里发呆,魏婴说有礼物要送他,他其实一点都不期待,一点都不!

  

  

  “江澄!江澄!”魏婴急匆匆地跑到江澄面前,拉住他的胳膊就要走,“你跟我来,我做了礼物送你哦,嘻嘻~”

  

  

  “知道了知道了,猴急什么,你跑慢点啊!”江澄被他拉着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心存不满却还是任由他拉着自己。

  

  

  魏婴带着江澄回到刚才做木雕的地方,他让江澄在一旁等着,自己去拿礼物。江澄就靠着树,看着魏无羡四处找着什么东西。

  

  

  “不用找了,没有就算了,我又不是一定要你送我礼物。”

  

  

  找了好一会儿,江澄心里有些失落,以为魏无羡这又是逗他玩儿,转身下了山。

  

  

  魏无羡抬起头时,早已没了江澄的影子。

  

  

  “江,江澄……”

  

  

  又绕回莲花湖畔,荷叶轻摇,狡黠明月。

  

  

  “魏无羡,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放狗了!”

  

  

  “别啊师妹。”

  

  

  背后传来熟悉的调笑声,转眼人就到了跟前,“我这不是出来了么,就不要放狗了呗。”

  

  

  江澄猛的将他一推,吼道:“魏无羡!这么久你跑哪去了!一声不吭就不见了人影,阿姐阿娘他们都说没见着你,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心!要去什么地方和我说一声都来不及吗!”

  

  

  江澄是真的恼了,两天来相同的诡谲梦境,今日的忽然不见其人影,怪不得江澄多想,魏无羡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对不起。”

  

  

  “什么?”一句对不起让江澄没反应过来,他还没见过魏无羡这么正经的说过道歉的话,一时竟愣住了。

  

  

  魏无羡莞尔一笑,从怀里拿出两个木雕,送到江澄面前,那木雕正是他和江澄,道:“我这不是给你准备礼物么,才这么一会儿不见而已,师妹你就这么想我,难道是在担心我不成?”

  

  

  得,刚想说他像点样子了,结果又开始不正经。

  

  

  江澄看着两个小木雕,收进怀里,又直视魏无羡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是,我担心你,很担心。”

  

  

  “额,啊?”这一回,换魏无羡傻了,不仅傻了,还结巴了,说话磕磕绊绊:“师……江,江澄?我是幻听了,还,还是你,你太高兴,说…胡,胡话?”

  

  

  “少废话,到时候你听我说就行了。”

  

  

  不容拒绝的拉过魏无羡的手,走向前厅,果然,宴会还未散。他带着魏无羡走到江枫眠和虞紫鸢面前,摁着他的肩,一起跪下。

  

  

  “爹,阿娘,阿姐。”

  

  

  江厌离见着,连忙过来想扶他们起来:“阿澄,阿羡?你们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阿姐,你们先听我说完。”江澄毅然拒绝了江厌离,继续说道,“其实我喜欢的是魏无羡,所以阿娘,我是不会找其他的女子共度余生的。今天我江澄,在这次宴会上与魏无羡定亲,有在座的所有来客见证,希望爹,阿娘可以成全我们!”

  

  

  说罢,向虞紫鸢两人叩头,一副你们若是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的架势。

  

  

  而魏无羡呢,早就在江澄说他喜欢自己的时候脑袋就一片空白了。虽然他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但是江澄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郑重其事的说出“喜欢”这个词。

  

  

  虞紫鸢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咬牙道:“你再说一遍!”

  

  

  “三娘子……”江枫眠想上前劝说,却被虞紫鸢拦住,并狠狠瞪了他一眼。

  

  

  “江澄,你再说一遍。”

  

  

  江澄抬头,轻启薄唇:“我说我喜欢魏无羡,我,要娶他!”

  

  

  “好,行。”虞紫鸢手都在抖,看来气的不轻,“现在你是江家家主,这事儿我不管了!哼!”

  

  

  甩袖离去。

  

  

  江枫眠悄悄附到江澄耳边,说道:“你娘这是同意了,就是还没接受,我去同她说说就好。”说完,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随虞紫鸢的脚步离去。

  

  

  其实他们俩的事情虞紫鸢等人早就心知肚明,不过是没有想到江澄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让虞紫鸢一点准备都没有,怎么会不生气?就不知道先和他们商量商量么!

  

  

  “好了,阿澄阿羡你们都快起来吧,客人们还在呢。”江厌离将两人扶起来,欣慰的笑了。两个弟弟在一起了,怎么能不高兴?

  

  

  宾客纷纷道贺,魏无羡全程懵圈状态,这可不像他。

  

  

  

  

  

  

  回到两人住的房间,魏无羡呆呆的坐在床榻上,看着江澄找东西。

  

  

  “江澄……”

  

  

  “嗯。”

  

  

  “你……”

  

  

  “我是认真的。”

  

  

  “可……”

  

  

  江澄从衣橱底层摸出一个小盒子,走到床前眯眼看着魏无羡,冷声说道:“怎么,是怕了,还是觉得嫁给我让你委屈了。”

  

  

  “怎么会呢。”他尴尬的笑笑,看着江澄手里的小盒子,问,“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哼。”

  

  

  江澄将木盒打开,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两个小木雕,魏无羡一眼便认出,那是当年他要送给江澄的生辰礼物。

  

  

  “这是?”魏无羡疑惑的看向江澄,当年他一直都没找到的礼物为什么会在江澄手里?

  

  

  “我捡的。”他像是敷衍的回答了魏无羡,又把今天魏无羡送的两个木雕放了进去,欣然将木盒放到一旁。

  

  

  “好了,睡觉。”

  

  

  “欸?”

  

  

  江澄勾了勾唇角,轻笑着,说道:“今天突然消失的账我还没找你算呢。”

  

  

  

  

  

  

  几天后,江澄的书桌上出现了四个小木雕,两大两小。江澄总会无比嫌弃的看着四个小人,转而轻笑,缓缓吐出四个字:“刻得真丑。”

  

  

  

  

  

  

  他江澄才不会承认,那两个小木雕是他后来又去山上找到的。

  

  



  感谢各位看官看到这里,小女子才疏学浅,无言描绘出他们的美好,澄澄和羡羡我都很喜欢,今天是澄澄的生辰,我想他们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谢谢。

  

  

  最后,祝江澄生辰快乐!

  

  

下一篇   @新空兰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