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鹿云

我喜欢产糖

all鹿
  漆黑,不见天日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小台灯,冰冷缠身的镣铐,锁链,桌上骇人的情/趣/用/品更是琳琅满目,以及……不着寸缕的他。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他们一个个的走了进来,看不清脸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最后所有人都走上前,将他围在中心……
  天边泛着鱼肚白,时针稳稳的停在数字六,床上的人这周已经不知道被梦惊醒了几回,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毫无根据的梦。
  这,真不是一个好兆头。
  ·
  我叫奈良鹿丸,是一名木叶大四在读生,成绩中等,相貌平凡,讨厌麻烦。
  在学校四年默默无闻的我发现一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近几个月来,我总感觉有人在暗中观察我。到后来几周,那个窥窃的人的眼神越来越露骨,不,好像是几个不同的人,我也不知道有多少。
  直到这周,我开始做奇怪的梦,无论何时何地,梦里的人我永远也看不清他们的脸。
  而这两天……一种强烈的不安感集聚心头,感觉真不好!
  ·
  今天他们都好奇怪,鸣人没有像以前一样来闹自己了,一向跟鸣人不和的佐助竟与他们走在了一起,连我爱罗也不敌对佐助了?宁次依旧微笑的给我带午饭,但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而且……
  我们家的方向都不一样吧!你们送我回家没事,可是也不用这么多人啊!啧,真是麻烦死了!
  不等他多想,强烈的晕眩感令他站不住脚,若不是后面我爱罗扶了他一把,他就要同大地妈妈来一个硬邦邦的拥抱。
  我知道宁次哪里不对了,今天的午饭…盐放多了…
  最后,他沉沉的睡去。
  ·
  漆黑,不见天日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小台灯,冰冷缠身的镣铐,锁链,桌上骇人的情/趣/用/品更是琳琅满目,以及……不着寸缕的他。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他们一个个的走了进来,这一次他看清了他们的脸,听懂了他们的话。最后所有人都走上前,将他围在中心……
  天边泛着鱼肚白,而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白天……

(澄羡)不觉

我取名废,题目和内容没什么大的关系。
章一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江伯伯的。’
       ‘江…江澄!有狗!有狗!’
       ‘江澄,打山鸡去!’
       ‘嘿嘿~师妹~’
       ‘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姑苏蓝氏有双璧算什么,我们云梦就有双杰啊。’
       ‘所以闭嘴吧,谁说你不配做家主的,谁都不能这么说,连你也不行,谁说,就是找揍。’
       ‘后到的就只能喝汤了哦~’
       ‘你的金丹我有办法修复。’
       ‘不必保我,弃了吧。’
       ……
       ‘江澄……对不起,我食言了。’
       ·
       今日的莲花坞一如既往,莲花池里朵朵盛开的莲花纤尘不染,清晨的薄雾如冉冉欢起的袅袅轻纱,也像是香炉里飘出来的烟氤,飘逸曼妙。
       校场上,弟子们早早的起来开始练习,只是独独少了一个严谨的人影。
       江澄这一觉睡得极其不安稳,那个人的话总回荡在耳边,那个人插科打诨的样子总在眼前忽隐忽现,模糊又清晰,想抓却又抓不住。过去的画面如走马观花般的一遍遍播放,直到卯时过后,江澄终于摆脱梦魇挣扎起身。
       “可恶!”泄愤一般,拳头狠狠的砸在床榻上,眼底却是不甘,那莫名的感觉令他烦躁不已。
        魏婴…明明你已经和蓝二云游四海了,明明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明明我该护着你的……我是时候该放下了啊,可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来?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的梦里?
       可是江澄……你真的想要放下,想要完全放下那个人了吗。
       “阿澄?” 一道细小的声音弱弱的唤回了失神许久的人。
       摆在桌上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转瞬间幻化成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软软糯糯的一只趴在江澄床边。
       小孩是江澄昨日在莲花池里发现到的,那时他路过莲花池,突如其来的想要去划船,想去那里看看。可是,去看什么呢?去看…什么呢…
       他独自一人撑着船,看着一朵朵莲花随风舞动,娉婷袅娜。采下几支莲蓬习惯性的往身后看去,而身后,早在很久之前就没了那人活跃的身影。懊恼自己竟还未忘了那人,苦笑着放下手里的莲蓬,将小船停在池中央任它随水漂游。
       江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这样什么也去不管,什么也不去想的悠闲过了。自那之后,他复兴江氏,寻找魏婴,最后却把魏婴逼上绝路,十三年来从未放弃能找到魏婴的任何方法和途径,甚至是用极端的方式,再没像这般放松全身,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
       现在他回来了,我也……
       “哎呦!”
       “谁!”
       幽静的莲花池中,兀突传出一声惊呼另江澄皱眉, 太悠闲过头了。警惕的观察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可刚刚那声音不可能是幻听。
       “我在这里啦。”
       一朵莲花弯进了船头 ,想来应该是刚才撞上了,可那道声音也是从船头传过来的!三毒出鞘,直指已在泛着荧光的莲花,厉声喝道,“何方妖孽,竟敢在我莲花坞作祟!”
       “别别,别动手!我自己来,等等,你等我一下。” 莲花轻微的颤动着,可好一会儿了也没有别的动静。
       “你搞什么鬼。”
       “你,你在等一下,我刚刚才被你的船撞醒,又是第一次化形,难免有点困难。”
       江澄不急不恼,他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最让他在意的,还是这东西的声音,怎会如此相似。
        莲花脱落根茎,悬浮在空中,周围的光芒放大到有些刺眼,最后内敛于莲中幻化成了一个小孩模样。
       “魏……”
       或许是第一次化形,或许是灵气没有控制好,小孩睁开眼的同时也在往下掉。还在为莲花幻化的孩童模样所震惊的江澄,身体比脑子的反应快上许多,收起三毒,上前接住了下坠的人儿。
       这,是真实的?巧合吗?可……这怎么可能呢?
        小孩抓着江澄的衣服,仰着头对他甜甜一笑,说出的话彻彻底底的击碎了他的猜想和自我催眠。
       “谢谢你,我的名字,叫魏婴。”

没吃药和吃错药

澄羡篇
       云梦学院放暑假啦,一向闲不住的校草之一,也是云梦学院的超级活跃分子,校园风云人物——魏婴,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管的住他的。在学校,平日里也就翘课睡觉,捉虫抓鸟,招蜂引蝶,插科打诨,但是现在放假了。
       不过,放假有他的发小管他。
       他的发小,也就是云梦学院的另一位校草——学生会长江澄。身为会长要做的事比较多,就算放假了,他也还需要和其他学生会的同学一起整理资料等等,要过几天才能回家。
       所以说,因为魏婴现在没人管,于是乎,他改不掉的日常作死去了,光荣的在六七月的天里患了感冒。
       江枫眠和虞紫鸢出国旅游去了,江厌离住金子轩家,江澄又不在,以魏婴的性子定是照顾不好自己的,他也不敢打电话告诉江澄,指不定江澄回来会怎么削自己呢。
       但魏婴不知道,他不告诉江澄,等江澄回来的后果会比他告诉江澄的后果更惨。
       得了感冒后,魏婴觉得自己脑子整天昏昏沉沉的,身上也没什么力气。清淡的食物他吃不惯,却也知道现在不宜吃辣的东西,幸好上回江厌离来看她的两个弟弟时,还在冰箱里给他们留了莲藕排骨汤。
       本来魏婴的感冒还不严重,多休息,多喝水,吃一两次感冒药就可以好了的,而如今这病殃殃的样子也怪他自己懒,不长记性,总是不记得吃药喝水。
       吃过午饭,刷好碗后实在累的不行,本想回床上继续睡的魏婴无意间看见电视机旁,橱柜里买回来只吃了一次的感冒药。
       和着水‘咕咚咕咚’的吞了药丸,又拿了半片安眠药吃了,放下杯子就回房间睡觉。
       然而……
       咔擦!
       “魏婴,我回来了。”是江澄回来了,可魏婴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江澄了。
       咚!“嗯…哈啊…”
       在客厅,厨房,阳台,书房寻找魏婴无果的江澄朝魏婴房间走去,不料房间里传出重物落地的闷响,伴随着轻喘。
       “魏婴你在搞什……”闻声闯进魏婴房间的江澄进门就见自己找的人蜷缩在木质地板上,床上也是凌乱不堪,被子有一半都掉在地上。
       走过去扶起魏婴,他已是满脸潮红,眼角挂着泪,喘息不止,身上也烫手的很。
       “咳咳,阿澄…我好热,咳咳,这药…是不是过期了啊…哈啊…”
       江澄皱眉,抱起魏婴放回床上,“什么药?”
       “就,就是和其他药…咳咳,放在一起的,那个是我…我买回来的,还吃了…咳咳,半片安眠药咳咳咳……”
       “安眠药?安眠药不是被阿姐拿走了吗?”
       “什,什么!?哈啊~那我…难道我…咳咳,吃的是那个!嗯~~~”魏婴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衣服也被他蹭开,“阿,阿澄……帮我…帮帮我好不好……我好热~好难受……哈啊~”
       ·
       翻云覆雨过后……
       ·
       床上,江澄从后面抱着魏婴无奈的喃喃道,“你这小子,一天不皮,心里痒痒的紧是吧。”
       “谁让你不回来,我只能自己找乐子了嘛。”
       “还顶嘴。”将魏婴的身子转向自己,“说说去哪儿皮了,感冒这么严重。”
       魏婴手里搅着自己半长的发,“其实…一开始并不严重,就是后来……”
       “后来,你总是忘记吃药,而今天,你确实吃了药,却吃错了药。”江澄挑眉看着对面的人。
       “嘿嘿嘿,阿澄你真了解我~所以阿澄一直陪着我呗,有你在就不怕啦。”
       “不然呢,以后让你继续没吃药和吃错药吗。”
       “阿澄你真好。”紧紧抱着江澄,毛茸茸的脑袋在脖颈处乱蹭。
       “哦~”只见江澄一翻身,又将魏婴压在身下,戏谑的笑着,“那我们在算算那瓶药的账如何。”
       “欸!?”完全忘了还有药这回事啊!
       ·
       ·
       ·
       ·
       其实江枫眠和虞紫鸢早就在做抱不到孙子的准备了。
       ·
       ·
       ·
       ·
       中间过程,诸位就自己…嘿嘿~我就不那啥了吧,我不会写那个啦。

家暴限时转播

澄羡篇
       云梦早晨的景色祥和,恬静。街道上,路人三三两两,卖家已在收拾物件,准备摆摊开张。
       “哈哈哈哈——”
       “魏—无—羡!”
       莲花坞里,江家的弟子们从最开始的惊愕,到好奇,最后到如今的习以为常。
       “魏公子又惹宗主发火了,真是没个消停的时候。”一名江家弟子摇摇头说道。
       另一名弟子也道,“是啊,自从宗主带着魏公子回了莲花坞后,感觉宗主变了不少,莲花坞也变得热闹了许多。”
       “这样也不错啊。”那人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悄咪咪的问,“不过,你说这魏公子和咱们宗主,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这么惯着他闹。”
       “听说以前是师兄弟,应该就没有别的了吧。”
       “不应该啊,我感觉他们的关系没那么简单。”
       这倒是勾起了某人的好奇心,“哦?何以见得?”
       “我和你说啊,有一回我路过莲花池,碰到魏公子……”
       “你们两个。”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出,吓得两名弟子身子抖了抖,立刻住了嘴,转身作揖。
       “宗,宗主。”
       “你们可有看到魏无…魏公子经过这里。”
       “回宗主,没有看见。”
       “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江澄皱眉,又在这四周转了一圈,还是没找着魏无羡。
       这时,江澄身后悄悄探出一颗脑袋,笑得贼兮兮的正是他找了许久的魏无羡。只见他手里拿着小石子抛了两下,朝江澄后脑勺扔去。
       高度的警惕性,以及和魏无羡相处多年来的经验让江澄轻而易举的躲过了魏无羡的偷袭,朝那个方向追去。
       魏无羡也没想着能打到他,所以扔了石子就往莲花坞外面跑。
       刚过转角,不料却遇上了出去夜猎回来的金凌,蓝家的蓝景仪和蓝思追。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仙子啊!它它它它,跑在三个人的最前面啊!
       就差那么一点点,仙子就要撞进魏无羡怀里!魏无羡一个急转身,躲过仙子向来的方向跑,看到江澄就往他身上窜,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
       “江澄!阿澄!救我!有狗!”
       同仙子一起追过来的三个人,看到江澄的眼色后带着仙子离开了。
       “没有狗了。”
       “呼~”确定仙子走了后松了口气,正要从江澄身上下来,却发现对方的手紧紧箍着自己的腰,让他动弹不得。
       “怎么,还想跑去哪儿。”
       完了!
       江澄手一转,把魏无羡杠上肩。魏无羡现在是莫玄羽的身体,自然是矮些,轻些。
       被江澄扛回房间,关上门插上门闩,扔到床榻上。
       魏无羡见势不妙,一边后退一边打哈哈道,“那,那个江澄,咱们商量商量呗。”
       “没得商量。”江澄欺身而上,扯下魏无羡的发带绑住他的双手。
       魏无羡还试图挣扎,“不然我也给你在我脸上画画,绝不反抗!”
       “我说了,没得商量。”
       屋外
       “啊!等等等等!江澄,我错了,我错了!绝对没有下次了,你别脱我衣服啊!”
       “嗯啊!你,冷静……哈啊~”
       “不行…了…要,要坏了!”
       “江澄!你这个混…啊!”
       ·
       ·
       ·
       ·
       白~日~宣~淫~可不好,咳咳,今天的莲花坞也是一如既往的和谐有爱哈,大家散了吧啊,都散了。
       江澄为什么生气?你~猜~啊~
       啊!停,停下!住手!别打!至少先让我开个挂再打啊!

家暴限时转播

青也篇
       相对于张楚岚和张灵玉两人来说,圈里的异人们对诸葛青和王也在一起就没有那么那么大的震撼反应。
       要说他们俩儿在一起的事儿被爆出来之后,大伙儿的反应是有些惊讶的,但他们在一起却又觉得意料之中。
       至于惊讶嘛,主要在于——原来他们之前还不是一对儿吗?我,我们还以为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呢!
       阿西吧!天天被张楚岚那个不摇碧莲撒狗粮,秀恩爱就算了,现在又来了一对撒狗粮的!!你们让我们这些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如花似玉,冰清玉洁,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娇小可人的妹子们怎么活啊!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诸葛青后悔啊那个悔啊。
       今天答应了张楚岚他们一起聚一聚,结果看了场张楚岚被灌酒的好戏。可是你们灌张楚岚就算了,干嘛还要来招惹我家老王!知道我家老王好骗,人又好,心也软,你们就这么欺负他酒量差吗!
       要灌!也是我来啊~
       某诸葛狐狸笑得贼开心,事后他就后悔了。
       在张楚岚被张灵玉炸成黑炭拖回去后,诸葛青暗自感叹,还好王也喝醉了也不会发酒疯,就这么呆呆的坐着。但是……还是希望老王偶尔主动那么一下的嘛。
       诸葛青转头看向靠在自己肩上睡着的人,心里还是感觉美滋滋的,或许可以……
       就在诸葛青打歪主意时,王也伸手,抓起他的衣领就往外面扔,还附赠一句,“诸葛青!你个孙贼!”
       搞得在场人员一愣一愣的。
       诸葛青刚爬起来,迎面而来就是一记土河车。
       “我让你一夜七次!”
       “我还没……”
       “我让你欺负我!”
       “不是…我…”
       “我让你侮辱我心中的丞相!”
       “老王,等等,老王!”
       一轮下来,诸葛青已是灰头土脸,王也虽然没用狠招,但打的是真的疼,不过诸葛青似乎已经习惯了?
       或许是酒劲过去了,王也停了手,又是一副呆呆的样子站在那里,仔细看,人还没醒……
       王也摇摇欲坠的就要往地上倒去,诸葛青眼疾手快的扛起王也就走。
       宾馆套房里。
       王也在床上乱动,诸葛青笑的狡黠,说:“老王啊,你下手真是不留情啊,想谋杀亲夫吗~该怎么补偿我呢~”
       据诸葛白爆料,一个星期后,自家哥哥带着嫂子回来时变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而且每天训练被嫂子吊打。

家暴限时转播

碧玉篇
       张灵玉和张楚岚在一起很久了,起初在异人的圈子里还有不少人是不信的,直到他们真正承认后,妹子们更是悲愤不已,简直不敢相信。
       正式公开关系后几年里,张楚岚还时不时的发微博,晒他和小师叔的合照来虐狗。也曾有不少人来找过张楚岚的麻烦,可结果不是被宝儿姐挖坑埋喽,就是被不摇碧莲打到怀疑人生,坑骗得团团转。
       后来妹子们也没有再闹,这场风波也就渐渐的平息下来。
       时隔多年未见,大伙儿就想着一起聚个餐,当时参赛的人基本都来了,还有一起战斗过的临时工们,最后还有……
       “嗨~”
       “我去!宝儿姐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不行吗?”
       “没有没有,当然行了。”
       由于张灵玉之前有事回了龙虎山的关系,会晚一些来。在那之前,他们已经开始灌张楚岚的酒了,谁让他抱得美人归还要天天撒狗粮!
       当然,逃不过的还有另外一对,不过那是另一篇的故事了。
       张灵玉赶到时,他们已经喝得七七八八了,张楚岚状况更是不输当年‘月下遛鸟’之势。
       “小师叔!你来啦~”
       不由分说的就往张灵玉身上蹭,像只八爪鱼一样缠着,明目张胆的吃豆腐,弄得张灵玉当场红了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张楚岚!下去!”
       “不嘛不嘛~小师叔身体软软的,凉凉的,好舒服啊~想亲亲~”
       旁边更是有一群不嫌事大的,喝了酒胆子也大了,跟着瞎起哄,其中一蓝发狐狸为最。
       张楚岚在张灵玉身上动手动脚,这里摸摸,那里捏捏的,张灵玉立马黑了脸,黑色的雷电在掌心啪啪作响。
       “掌—心—雷!”
       “哇啊——”
       据说那一声惨叫响彻云霄,久久没有散去。

家暴限时转播

宁鹿篇
  宁次做完任务,饶了远路才去的火影楼汇报,为的是看看自家那只懒鹿有没有好好吃饭。
  呵呵,果不其然,出门前准备好的食材等等还有一半都安安稳稳的待在冰箱里。鸡蛋一个没动,牛奶也只喝了一盒。
  很好,非常好。
  宁次面带微笑的走进了鹿丸的办公室,房间里的空气突然凝固,一股寒气直逼鹿丸而去。
  小樱很识时务的离开了这里,完全无视了鹿丸投过来求助的信号,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那,那个,宁次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鹿丸的眼睛四处躲闪,就是不敢去看宁次,最后垂眸看着自己的手。
  宁次慢慢靠近鹿丸,一手撑在办公桌上,一手握住椅子的靠背,身体向前倾,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热气喷洒在耳边。
  “怎么,我回来的太早了~”
  鹿丸咽了口唾沫,向右边微微移动,“不是,你这么快回来,我,我还没……”
  “还没什么,是还没想好,怎么和我解释这几天没有按时吃饭吗。”宁次笑的戏谑,深深的看着鹿丸。
  遭了!
  鹿丸翻身就跳出窗外,宁次也跟着跳了出去,落地就被鹿丸用影子模仿术困住了。
  “解开。”
  “不要。”
  “你的术坚持不了多久。”
  “我知道。”
  鹿丸慢慢后退,拉开他和宁次的距离,至少在术解开后有一定的几率逃跑成功。
  “很好。”
  宁次的语气有点吓人,鹿丸开始考虑要不要放开宁次了。
  周围的其他忍者没有一人敢上前,因为无论帮哪一个,另一个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

火影之军师的爱情

(对不起,对不起,这么久才……这是一章没有宁次,没有佐助,没有水月的纯鸣鹿)
第八章 木叶篇——遇袭
       通过这次任务,鸣人、佐助和小樱三个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成长,也是因为这次的任务,让两个看似互看不顺眼的人之间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小七(捂嘴笑):哦呦~有奸/情~鸣人(傻眼):我和他!?佐助(翻白眼):还请收收您的脑洞。)
  不得不说,木叶的信息网效率果然很高,从卡卡西带着鸣人他们回村子到上交任务报告还没过半天的时间,三人在这次任务中的表现算的上是人尽皆知。而对于鸣人在任务中活跃的表现,不少人还是抱有猜疑和不敢相信。可无论现在木叶的村民如何对鸣人议论纷纷,就鸣人目前而言是不会去关心这些事的。
  “一乐大叔!来一碗叉烧拉面,要加大号的!”
  真是还未见其人,却先闻其声。鸣人的大嗓门老远的就传了过来,一乐大叔回头应答的功夫,人就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好在桌前,笑嘻嘻的晃着有些跑累了的腿。
  (小七:所以说,鸣人的关注点就是不一样啊。鸣人(帅气甩头):那些怎么能和我亲爱的一乐拉面比呢。小七:哦~那鹿丸呢。鸣人:丸子当然是最重要的!)
  “哟!好久不见呐鸣人。”
  “嗯嗯!我可是非常想念大叔您的拉面哦。”
  “哈哈哈,是吗,那这一碗拉面就算我请你好了!”转瞬,一碗加大号而且又加了些分量的拉面摆在鸣人面前。
  “真的吗!”鸣人一听,眼睛都直了,“谢谢大叔啦,我不客气啦!”
  从筷子筒里抽出一双筷子,双手合十。
  “我开动了!”
  鸣人在回村子前就开始怀念一乐拉面的味道,心里‘拉面~拉面~’的一直念个不停,后来卡卡西带着他们一起去提交任务,完了之后卡卡西又总结了这次任务的要点和他们的不足,顺带难得的夸了他们一次。卡卡西刚说完解散,鸣人一溜烟的就冲向了一乐拉面的店铺,转眼就没了影,还不忘和佐助他们道别。中途遇到八班的牙他们也是草草打过招呼就跑掉了,完全无视了牙在后面炸毛的嚷嚷声。
  鸣人‘哧溜~哧溜~’两下子就解决完了面前特大碗的拉面,随后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再要了一碗。
  “欢迎光临!”
  “味增拉面,谢谢大叔。”
  掀开帘布,拖着散漫的步子在鸣人旁边坐下。
  “麻烦死了,大老远的就听见你那震耳欲聋的喊声了,鸣人。”鸣人闻声望去,竟是毕业后颇为少见的鹿丸,依旧是一副没精神的样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好久不见。”
  许久未见,甚是想念,鸣人伸手就要和他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却被一脸嫌弃的鹿丸拦住了,理由是鸣人刚吃完拉面,满嘴汤汁没有擦。
  ·
  “怎么样?”
  鹿丸小口小口的吃着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鸣人聊天。
  “嗯?什么怎么样?”这明显是不知道鹿丸问的什么。
  “你和佐助啊,这次任务后,你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总归有些改善,至少不像上学时那样针锋相对了吧?”
  “这个啊?”咬着木筷想了想,眼睛瞟向鹿丸那基本没动过一样的面碗,“佐助他救过我一命,而且我觉得他也没那么讨厌。”
  (小七:你瞅啥?鸣人:没啥。)
  ——真是的,你每次都是在那边…碍手碍脚…
  ——佐助!你……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你这个超级大白/痴……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我才不要你多管闲事!
  ——我怎么知道啊…是我的身体擅自做出…反应的啊…白/痴…
  那时的画面记忆犹新,其实鸣人当时很害怕,如果佐助真的……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后面的事情会不会变得更糟。
  “我并不是讨厌他,只是每次想和他好好相处时,不知不觉就吵了起来,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我们有着一样的……一种孤独感。”
  “哦……喏。”鹿丸是真的无语,把自己的拉面推到鸣人面前,翻了翻白眼,“用不着那个样子的往我这边看了,瘆的慌。你想吃的话,直接和我说就行了。”
  “太好啦!谢谢啦丸子~”转而又想,“可是我吃了,你不饿吗?”
  “我刚刚和阿斯玛他们一起吃过了,听见你声音就过来看看而已。”
  “哦。”鸣人眨眨眼,嘴里嚼着拉面含糊的应了句。即使知道不怎么可能,鸣人心里还是希望鹿丸是为了来看他,才不嫌麻烦的跑过来的。
  到最后,鸣人还真的一点也没客气,又要了两大碗面。
  (小七(挑眉):你看看你,鹿丸来看你,还请你吃拉面,你也忒不客气了吧。鸣人(无辜):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好伐,人家饿了嘛……鹿丸:麻烦。)
  今天的天气是真的好,吃饱喝足的两人开始在木叶的大街小巷里闲逛。小孩子嘛,有些时日没见了,话题也就多了起来。谁家的虎妞又跑了、谁家院子里的杂草又长高了、茶之国的抹茶糕、花之国的鲜花饼、雪之国的冰雕等等。虽然吃饱喝足的是鸣人,一路上喋喋不休,无话不说的都是鸣人,但这样美好的时光却很少,特别是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能像现在这样,悠闲的漫步闲谈的机会就更少了。
  ·
  鹿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真有什么想说的……
  “果然啊,跟你这个家伙在一起就免不了麻烦呐。”鹿丸一边抵挡四面飞向鸣人的苦无和手里剑,一边还不忘记吐槽鸣人‘麻烦制造机’的体质。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的说。”
  “啧,真是麻烦死了。”
  殊不知,他自己也是个吸引麻烦的体质。鹿丸是不喜欢麻烦也不招惹没必要的麻烦,但是麻烦喜欢他啊,他不找麻烦,麻烦就只好自己来找他了。
  (鸣人(面带笑容):呵呵……麻烦(恐惧):不是的!我没有!鸣人大大把您手里的螺旋丸收一收!小七就我啊!小七(摊手):爱莫能助,你加油。麻烦:啊!雅蠛蝶!!)
  很快鹿丸就发现不对劲了,就算街上的人再怎么少,也不会是这般了无生息的景象,甚至飞禽走兽都没了踪迹,而且,从一开始就针对鸣人所发出的攻击也分了一部分在自己身上。就算袭击他们的人看似没有要除掉他们的意思,但鹿丸却想不通这人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霎时间,所有的攻击都停了下来,周围安静的令人心生寒意。手里的苦无握的更紧,冷汗从额头滑落,全神贯注的感受四周的风吹草动。
  一枚苦无迅速向他们袭来,上面绑的是……起爆符!
  “鸣人快躲开!”
  嘭——
  砂石飞溅,满天烟尘阻碍着视觉系统。两人相继往反方向跳开,就在鹿丸落地的瞬间,一抹黑影出现在他身后,影子模仿术的起手式都没有做完,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弹不得!
  “……”开口要说什么,声音怎么也发不出来。
  可恶!身体动不了,话也说不出,这样根本不知道他会在我身后做出什么,啧!真是麻烦死了!
  那人在鹿丸后腰处巧劲一捏,他就像是没了骨头,卸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软倒在地。
  该死!他到底要干什么!
  鸣人在烟尘散去后,看到的恰好是鹿丸瘫软倒下的那一刻。
  “你要干什么!混/蛋!”见鹿丸一动不动,鸣人更加愤怒,苦无架在胸前紧紧瞪着对面的人,仿佛要瞪出个洞来。咬牙切齿道,“你对丸子做了什么!我警告你,离他远点儿!”
  这人把自己包的特别严实,从头到脚都是清一色的黑,一点皮肤都没有露出来。他没有动,也没有回鸣人的话,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鸣人没敢动,对面那个人离鹿丸太近了,如果冒然进攻的话,他说不定会伤害鹿丸。
  鹿丸IQ200的大脑转的飞快,可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无能为力。
  就刚刚起爆符的威力而言,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引起村子里其他人的注意,加上四周好似荒无人烟的诡异感觉,不难猜出他们所在的位置。他们的确还在村子里没错,只是他们所处的这片区域被设下了结界,以我和鸣人现在的能力还无法直接解开。
       办法有两个,要么强行攻破结界,要么打败设下结界的人,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做不到。先不说自己现在这幅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就算两人合力又如何,结界打不破,而设下结界人……他们更加没有可能。何况,直到现在也无法看出这个人究竟要的是什么。
  “你干什么!”
  随着鸣人的叫喊,有什么东西流到了鹿丸的后颈,还带着铁锈味。
  是血!
  就在刚才,黑衣人从袖子里抽出一把短刀,鸣人以为他要对鹿丸做什么,却不想,他在自己右手腕上划了一道不小的伤口,任由鲜血流到鹿丸身上。
  放下手,嘴里不知念叨的什么,血液透过皮肤进入到鹿丸体内,燥热和疼痛突如其来,传遍全身,疼到想要大声呼喊。随即,一阵晕眩感袭来,鹿丸的意志力逐渐消磨殆尽,最后不省人事。
  咔!咔咔!
  就在鸣人打算鱼死网破,冲上前救回鹿丸时,有人打破了结界,闯了进来。
  “呦,来木叶欺负人可不行啊,特别还是我的学生。”
  结界破了,他们又回到了原来的街道上,人群早已被疏散,除鸣人等人之外,加上卡卡西一共八个人,七名中忍。
  他依旧什么也不说,也不慌乱,收好手里的短刀后就不见了踪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消失了?!”
  在场人员无疑不是面露惊异,这人的实力太过可怕。
  鸣人管不了那么多,冲到鹿丸身边就想抱起他往木叶医院跑,一只手却按住了他的肩膀。
  “你们去四处侦察一边,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是!”
  卡卡西扶起鹿丸,初步判断他只是昏过去了而已,但还是要带去医院看看。
  “我们去医院,你把你们遇到的事情经过详细的告诉我,一字不漏。”
  ·
  ·
  ·
  ·
  小剧场
  小七:说起起爆符,鹿丸是土豪啊!
  鹿丸:哈啊?
  鸣人:对啊,起爆符很贵的吧,你用了好多啊,而且还请我吃拉面。
  鹿丸:……
  卡卡西:哦呀,小剧场也有我出现啊。鹿丸也算是富二代吧,毕竟之前他父亲是族长,还是木叶上忍班班长。
  鸣人(星星眼):哇啊~
  鹿丸:……呵呵。

我只注视你一个人

宁鹿
       “呐,你……能和我说说你心里的那个人吗?”
       “我很抱歉,我还不能告诉你。”
       “没事,我也就是随口问问罢了。”
       那一年,他们在这里同时许下心愿,或许有一天能够实现。
       时隔多年,他们经历了政变,战火,甚至险些阴阳相隔,永不相见。
       “鹿丸,还记得当年我们同样坐在这里,你问我的那个问题吗。”
       “能和我说说你心里的那个人吗?”
       “现在,你知道了。”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我,只注视你一个人。”
       “真是麻烦,刚好……我也是。”

小七在这里提前祝宁次生日快乐!
小七还有考试,先告退啦~

对不起对不起,最近一直忙着考试,七月三号,也就是宁次生日那天我就考完了,放暑假后开始慢慢更新了,我说过的,我一定不会弃坑的!还请在给我一些时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