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陈情十三载

相信我,名字什么的,都是瞎起的!
@知秋 的点文,有私设,特敷衍,不介意吧:)
   
     
  “这是……”黑衣男子小心翼翼地用锁灵囊将一丝灵魂碎片收起,放进衣服贴近胸口的地方,轻轻拍了拍,“这是最后一缕魂魄了。”

  
  “很快,很快就可以了……”男子说话的声音带着悲伤,但更多的,是欣喜。

  
  “把你们,都送回他的身边。”

  ·

  “小江宗主,不夜天的事你也看到了,这魏无羡太过嚣张了,不但敢只身一人前来挑事,而且还驭凶尸伤了各族修士,死伤不计其数。”金光善以扇遮面,揶揄道,“也包括你的……那么现在,你没有什么打算?”

  
  我什么打算?

  
  可笑,我江家的家事难道还要你们外人来评头论足,横插一腿!

  
  哼!你们不就是想借我之手,解决了这个名为“魏无羡”的眼中钉,肉中刺罢了。

  
  “江宗主,你可不要忘了,这弑亲之仇,不共戴天!”见江澄没有回应,金光善收起折扇,继续说道,“穷奇道也好,金陵台也罢,还有不夜天城,那温氏姐弟被挫骨扬灰又如何!我一定要给我的轩儿讨回公道!为死去的各族修士讨个说法!”

  
  蓝曦臣闭口不语,温氏姐弟被挫骨扬灰那日,如果不是有人出言不逊,对那温情污言秽语,又怎会让那温宁发狂,出手伤了人?

  
  他盯着面前的茶杯,难得的出神。

  
  如果江澄小江宗主真的带领仙门百家去乱葬岗围剿魏无羡,那忘机他……怕是会伤心的吧。

  
  “哼!还有什么好打算的,像魏无羡这种修行邪魔外道的人,就应该诛之而后快。”聂明玦向来正义凛然,厌透了那些邪魔外道,阴险宵小之辈,可是他的正直过于偏激,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不然以后怎会惹来杀身之祸。

  
  江澄攥紧拳头,又松开。起身朝殿外走去。

  
  “小江宗主你……”金光善以为江澄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也还要护着那魏无羡,急忙叫住他。

  
  “三日。”江澄打断他的话。

  
  本来对打断他说话而不悦,可江澄的话却又让金光善一愣。“什么?”

  
  “三日后,我江澄,必然带领仙门百家,去乱葬岗讨伐魏无羡!”

  
  江澄背对着所有人,没人看得见他现在的神情,若是让人来猜,多数人都会想,八成是一副要魏无羡尸骨无存,魂飞魄散的样子吧。

  
  是啊,最后魏无羡真的尸骨无存了,万鬼噬魂。

  
  高兴了吗?

  
  可那是他们想的,不是江澄。他想要的,是将魏无羡抓回来,抓回莲花坞,囚禁一生,用他剩下所有的时间来赎罪!而不是…死…

  
  三天后,我便去接你回来……永远不可以离开莲花坞!离开我……

  
  ·

  
  此时,乱葬岗

  
  魏无羡独自一人走在一条长长的隧道里,隧道尽头是一间密室,只有魏无羡知道的密室。

  
  昏暗的密室不大,只有岩壁上燃了一盏烛火,靠它照亮整个密室。密室里别的东西没有,只有四口冰棺。

  
  魏无羡取出之前那个锁灵囊,走到其中一口冰棺前,轻轻拂过棺盖,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顺着日渐消瘦的脸庞滑落,滴在冰棺上。

  
  “师姐……江叔叔,虞夫人……对不起……对不起……”

  
  “这都是我的错。”

  
  这四口冰棺里躺着的,正是江枫眠,虞紫鸢,江厌离,金子轩四位已逝之人。

  魏无羡悄悄让凶尸去偷了他们的尸体回来乱葬岗,一点点修复了他们的肉体,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虽然这样很不好,但是……
  

  魏无羡打开锁灵囊,坐在江厌离的冰棺前,两手掐诀,将那一缕残魂融合进江厌离的体内。

  
  “咳咳……呕——”

  
  他毫不在意的用衣袍擦了擦嘴角的血,走回冰棺前,咬破食指,用鲜血在冰棺上画了法阵。

  
  “再等三天,三天之后肉体和灵魂完全融合,大家就可以回来了,你们就可以回莲花坞,陪着江澄了。”魏无羡虽然在笑,可那惨白的脸色和泛白的唇瓣让他看起来憔悴极了。“师姐,虽然不是很想救那个金孔雀,但……谁让那是师姐你喜欢的人,是大侄子的爹呢。我就勉为其难的,随便救他一下好啦,我可不忍心看师姐伤心,让师姐变成寡妇,让你们的孩子变成没爹的娃。”

  
  “以后啊,如果金孔雀要欺负你,就让江澄揍他!啊对,还可以用紫电抽,哈哈哈哈。”

  
  无论是什么时候,魏无羡就是控制不了他那爱调侃人的嘴皮子,同样的,这是这张嘴皮子最能哄人开心,让人忘了心中的不快。

  
  可惜的是,他最想要逗开心的人,现在应该恨透他了吧。

  
  魏无羡走出密室,回到他那张冰冷的石床上躺下。

  
  “下面……就该毁了那东西了。”

  
  他裹紧衣裳,侧过身子蜷缩在一角,倦意袭来,不久后,他便沉沉的睡去。

  
  ·

  
  或许是这些时日太过疲倦,当魏无羡再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三天后的清晨。

  
  乱葬岗尸横遍野,乌烟瘴气,平日里难见初阳,而此刻,阳光斜斜的洒落在石床上,却唯独照不到他所在的角落。

  
  “咕咕——”

  
  他正准备出去找些吃食,结果抬眼就看见不远处的石桌上,放着还在冒热气的饭菜。

  
  他当然知道这是谁送来的。
  

  吃过早饭,果然在以前他们居住的房子里见到了几天前他送走的温家人。
  

  “你们为什么要回来。”

  
  温阿婆只是笑笑,手上洗菜叶的活没停。“若不是魏公子相救,我们早就该死在那穷奇道。”
  
  
  “这和你们回来有什么关系?”

  
  “魏公子……我们知道的,到了那里我们也跑不掉的,不用再费尽精力送我们走了,我们啊,就想在多陪陪你。”

  
  魏无羡总是说不过他们,其实也是没有时间了,这已是三日后,江澄带领着仙门百家攻上乱葬岗。

  
  印有四大家族家徽的旗帜在队伍前排,江家首当其列。

  
  魏无羡见势不妙,他手里的东西还没毁掉呢!

  
  “你们,快找地方躲起来!”

  
  他从腰间取出陈情,驭无数凶尸拦与队伍前方,不让其靠近。

  
  他回到自己研究鬼道的小屋,那里有他修鬼道时留下的法阵,可以用来毁掉阴虎符。

  
  ·

  
  江澄早已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往魏无羡那里杀去。

  
  等他杀到魏无羡面前时,他却动不了了,不是被人使了手脚,而是身体自己动不了了!

  
  眼前的魏无羡哪里还有以前风光无限,嚣张可恶的样子?

  
  面色惨白如纸,唇瓣毫无血色,过去合身的衣服像是挂在他身上一样,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黑色的鬼气四处乱窜,恶鬼缠身。

  
  “魏无羡!你他娘的在干什么!不要命了吗!快让阵法停下!”既然身体动不了,那就只能用喊的了!

  
  魏无羡早就注意到江澄来了,也知道江澄一定回来,而且是第一个,也是最后见到的一个。

  
  他想和以前的任何时候一样,笑得欠打,笑得没心没肺。

  
  扯了几下唇角,笑了。

  
  笑得比哭还难看,笑起来简直丑的没话说。

  
  “江澄……江宗主,你果然还是来了啊。”魏无羡收了他那“恶心”的笑容,看着有些发愣的江澄。“能在生命消逝之前看到你,我是不是也很幸运?”

  
  他抬手想做些什么,犹豫了一会儿,到最后也没做成就是了。

  
  “江澄,他们会回来的,信我这一回,好么……”

  
  万鬼噬魂,肉身尽毁,明明是很痛苦的,却最终带着安逸的笑容离开。
  

  是什么碎了一半?

  
  是什么滚落在地?

  
  ·
  

  “小江宗主杀的好!”

  
  “哈哈哈,终究还是死了啊!”
  

  “哎呀!大快人心!”

  
  “死的好!”

  
  “我呸!他就是活该!”
  

  “就是,死不足惜!”
  

  “应该千刀万剐!”
  

  “挫骨扬灰!”

  
  “永世不得超生!”
  

  后面的话,早已没了所谓正道的样子,和流氓地痞有什么区别?和土匪强盗有什么区别?和恶狗乱叫……有什么区别?
  

  他……死了?
  

  现在,你们可高兴了?

  
  江澄拾起脚边的陈情,其他什么也没管,走到口无遮拦,毫无禁忌的修士们面前。

  
  “我问你们……”

  
  “魏无羡伤过你么?”
  

  “魏无羡害过你么?”
  

  “魏无羡伤了你的亲人么?”
  

  “魏无羡杀了你的全家么?”
  

  “说到底,这些不过都是我江家的家事!”
  

  “轮得到你们来管教他!”
  

  “轮得到你们在这里对他说三道四!”
  

  众人皆寂,无一回应。
  

  “阿澄?”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江澄耳中,众修士皆是面露惊色。
  

  江澄不敢转身,他怕着一切都是梦,一旦他转过头,他所思念的人,都将消失,无影无踪,就和刚才的……一样。
  

  “老江宗主,虞夫人,金公子和……金夫人!?”

  
  虞紫鸢皱眉,这是什么情况?

  
  她来到江澄身后,说道,“转过来,看着我。”

  
  江澄依然没有动静。

  
  虞紫鸢拽过江澄的手,扇了他一巴掌,其实并不重,可江澄还是被扇懵了。
  

  “阿娘!”

  
  “三娘!”
  

  回想起魏无羡最后说的话。
  

  这?是真的阿姐,是真的父亲?是真的阿娘!

  
  ·

  
  乱葬岗围剿后三个月,温家余孽全部除尽,江澄一家,金子轩复活,其中原由,无人知晓。
  

  几个月来,莲花坞的气氛总是怪异的紧,江枫眠想在江家祠堂给魏无羡立个牌位,而虞紫鸢不愿,两人僵持不下,终是一直拖着。

  
  江澄第一次反驳江枫眠,第一次同意了虞紫鸢的话。
  

  他自三个月前,只要有闲暇时间,就喜欢坐在莲花湖边的凉亭里发呆,手里总是拿着一只通体漆黑的笛子。
  

  笛子末端系了一条红色的流苏,笛身刻着“陈情”二字。
  

  他开始对这鬼笛精心呵护。
  

  他开始喜欢说一句话。
  

  “他,一定会回来的。”
  

  他开始四处寻找效仿魏无羡的人,寻找修行鬼道的人。
  

  你的承诺还没兑现呢,怎的就可以毫无顾虑的离开了……
  

  我不会允许的。

  
  ·

  
  十三年过去了。
  

  “哇啊!狗!江澄!有狗!江澄救命啊!”
  

  看,他终于回来了。
  

  ·

  
  如今的莲花坞风光正好,江家迎来了一位等候多年的熟人。

  
  “阿羡,你终于回来了。”江厌离在看到魏无羡的第一眼就落了泪。“欢迎回家。”
  

  一旁的金子轩心疼的用手绢擦拭划过她脸颊的眼泪。
  

  江枫眠抱了魏无羡一下,微笑着说,“阿羡……回来了就好。”
  

  虞紫鸢瞪着眼,面露不悦,仿佛要在魏无羡身上瞪出个窟窿来。
  

  她扬起手,朝魏无羡头上拍去。
  

  魏无羡认命的闭上眼,等着回来莲花坞的第一顿“爱的教育”。
  

  下一秒,虞紫鸢直接抱住了魏无羡,比江枫眠抱的还紧。
  

  愣是吓得魏无羡不敢乱动。
  

  放开魏无羡,摸了摸他的软发,转身离去。
  

  她说,“欢迎回家……”
  

  “……阿羡。”
  

  ·
  

  没过多久,魏无羡又回到了从前插科打诨,浑水摸鱼,带着江家弟子四处去野的生活。
  

  魏无羡时不时的还会捉弄那些弟子。
  

  而那时,众弟子的心声难得一致。
  

  宗主!求你收了这个妖孽吧!
  

  虞紫鸢还是会骂,不过多了份柔和,江枫眠依旧会劝,不过多数站在虞紫鸢这一边。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在大家的祝贺和虞紫鸢口不对心的嘲讽下,两人终于在一起了。
  

  十三年的等待,十三年的思念,十三年的陈情。
  

  ·
  

  “魏无羡,你可愿意。”
  

  “我不愿意,你拿紫电抽我啊~”
  

  ·
  

  今夜春宵,佳人相伴,怎的不有所作为?
  

  “夫君~那承诺,岂不是要作废了~”
  

  “怎么会,不过是再多了个名分罢了。”
  

  

  

  

  

  

  

  

  

  

  欢迎捉虫,深夜修仙,有些字看不清……

  哈哈哈

评论(28)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