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宁鹿)这个生日不一般

    非常抱歉,迟来的生贺
  
  
  丸子的生贺文,因为时间原因,码字比较仓促,所以我有错字什么的,火眼金睛的各位要帮我指出来哦~
  
  
  
  
  
  
  
  
  
  
  “哈啊?生日?”办公桌前的男子推了推黑框眼镜,看着手里的合同,回道,“你要是不说这事,我都快忘记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了。”
  
  
  忘记?呵~呵~你骗鬼呢,还是把我当三岁小孩耍……
  
  
  男子对面,淡金色长发的女子抽了抽嘴角,挑眉道:“奈良大律师,如果是其他人和我说这句话,我姑且会相信。可是,从你嘴里说出来…不好意思,我不信。”
  
  
  “生日我很早之前就不过了,记这个干嘛?麻烦。”他回答。
  
  
  女子双手撑着办公桌,盯着眼前目不转睛看合同,文件的男子,理所当然道:“就是因为你之前都不过生日,所以大家才要给你举办生日会啊。”
  
  
  “麻烦死了,生日会什么的,你们举办这个干嘛?不就是个生日而已么?”
  
  
  男子拿出自己的私章,没问题的合同一个一个盖上印章,放进对应的档案袋里。
  
  
  听了男子漫不经心的回答,女子就跟在他身后开始数落他,说:“什么叫做‘不就是个生日而已’啊,这个生日会可是很重要的耶!不光是关于你的生日,也关乎其他人的‘性♂福’的好不好!”
  
  
  “幸福?”男子顿了一下,满脸疑惑的问女子:“我过不过生日,和其他人的幸福又扯上了什么关系?该不会……”
  
  
  “该,该不会什……什么?”
  
  
  女子吞吐了一下,就怕男子看出什么来。
  
  
  “井野…你该不会又拿我的什么事来和小樱他们赌了吧。”
  
  
  那名名叫井野的女子捋了捋她的长发,眼睛看着窗外,讪笑道:“怎,怎么会呢~我那会是你说的那样,就是个普通的生日会啦~你都二十二了嘛~大家就是想给你庆祝庆祝~”
  
  
  我靠!居然被看出来了!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不对,果然还是鹿丸他的智商太逆天了的原因!
  
  
  鹿丸翻了个白眼,从办公桌上取了一份合同,放进随身的公文包里,打趣道:“你自己也说过了,就是个普通的生日会,就不要麻烦大家了。如果你们真的想给我庆祝的话,就让咱们纲手律师长大人给我放个假,这样我就可以回家喝喝茶,看看云,清闲自在。”
  
  
  “那怎么行!我都和他们……咳咳!”井野说的有点快,差点就说漏了嘴。
  
  
  “不是,我是说,大家这么热情,你总不好推辞吧,而且他们都准备好了。”
  
  
  “可是我待会还有一个合同要去谈,今晚没有时间。”
  
  
  鹿丸提着包,慢吞吞的走出办公室,出门前对井野说:“听说这个客户很麻烦,所以我真的没时间,你和他们说说吧,不然怎么好意思让大家白忙活,我走啦。”
  
  
  带上门,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怎么可能是白忙活。”
  
  
  井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电话,说:“嗯,他已经出去了,实行下一步计划。”
  
  
  电话那边,粉色短发的女子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她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半。转头问不远处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黑色小盒子把玩的男子:“可以了,你那边安排好了么?”
  
  
  男子勾了勾嘴角,若是被外面的那些女生看到,必定是尖叫出声,可惜他眼前这个,不是外面的普通女生。
  
  
  “春野律师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
  
  
  “日向大少爷的能力我当然放心,不要让鹿丸玩看出破绽就好。”
  
  
  ·
  
  
  鹿丸郁闷。
  
  
  鹿丸很郁闷。
  
  
  鹿丸都快郁闷死了。
  
  
  去见客户的路上堵车,一堵就是半个多小时!没办法,只好换了一条路线,呵。还堵?这回连调头都地方都没有了。
  
  
  好,那就等等好了,看了眼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剩半小时,应该可以到。
  
  
  四十分钟过去了……
  
  
  鹿丸终于到了约定的地点,结果却没人!?什么情况!?
  
  
  嘟嘟嘟——
  
  
  “喂?小樱。”
  
  
  鹿丸接通电话,从电话里传来之前那个粉色短发的女子的声音。
  
  
  “嗯,鹿丸,这个单子已经取消了。”
  
  
  “取消?我觉得你应该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鹿丸皱着眉走出约定的地方,“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说这个公司的申诉人和被申诉的公司,两家,都被日向财团的人收购了。”
  
  
  “收购了?”鹿丸停下脚步,看了眼身后明晃晃的“肯D基”三个大字,“小樱…你实话告诉我,你和井野她们几个是不是合起伙来,搞这么一出故意整我的。”
  
  
  “井野?”小樱稳了稳声线,故作不解,道,“这件事和井野又扯上了什么关系?何况,我们没事整你干嘛?”
  
  
  这个情况真的让人很难想象不是你们串通一气,合着伙来耍我玩儿的啊……
  
  
  “麻烦死了,算了算了,回去让宁次和我说,他一定不会骗我的。挂了啊。”
  
  
  “回见~”
  
  
  通话结束,怎么感觉最后小樱那句“回见”怪怪的?语调上扬,略带调笑,轻佻……真的不是有事瞒着我?
  
  
  鹿丸回想起之前井野找他时说的话,推测到,该不会是生日会的事情吧?
  
  
  的确,他们已经联系好了,生日会一定要办,但是对于瞒着鹿丸的事,生日会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
  
  
  鹿丸心里苦,但他懒得说。
  
  
  呵呵,下班高峰期……
  
  
  老天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
  
  
  回到律师事务所,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好吧好吧,现在已经是下班过后七点钟了,没人在也正常,理解理解。
  
  
  鹿丸回到家,已是舟车劳顿,而且他还没吃晚饭,更是饥肠辘辘。
  
  
  以往回家,家里总会亮着灯,有一个人会在家里等他回来,而今天,家里的灯没亮,那个人也没有联系他。
  
  
  或许是今天太忙了吧,以前他也有加班过,虽然都会告诉我,可能今天抽不出时间吧。
  
  
  心里有些失落,转动钥匙开了门,因为没有开灯,屋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玄关处,鹿丸顺着鞋柜摸到自己的拖鞋,又靠着墙壁摸索客厅灯的开关,喃喃自语道:“我记得我出门的时候没有拉上窗帘吧?宁次回来过么?”
  
  
  啪嗒——
  
  
  “鹿丸!生日快乐!!”
  
  
  随着鹿丸将灯打开,一群人便围了上来,大声喊着“生日快乐”,愣是让鹿丸的脑子当场当机,连自己什么时候坐到沙发上的都不知道。
  
  
  “鹿丸。”
  
  
  “嗯?”
  
  
  温润如玉的嗓音唤回飘摇的神志,鹿丸刚回过神,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人。
  
  
  身着西装革履,意气风发。
  
  
  宁次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黑色盒子,单膝跪地,取出盒子里的戒指给鹿丸戴上,轻吻他的手背,看向鹿丸的眼底都是宠溺和真情。
  
  
  他说:“鹿丸,嫁给我。”
  
  
  ·
  
  
  夜色正浓,床上的人辗转而醒,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宁次……”
  
  
  刚才的梦那样的真实,如果……如果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该过好。
  
  
  宁次……我想你了,真的好想你啊。
  
  
  “是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床上的人不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刚才思念的声音不慎滑出,叫人听了去。
  
  
  “我不过就是出了一个月的任务而已,没想到鹿丸你……”声音慢慢靠近,来到鹿丸身后,低下身子,热气喷在鹿丸耳朵上,“我竟是没有想到,鹿丸你会怎么想我呢。”
  
  
  “生日快乐,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哎……对不起,时间不够,迟到的生贺。
  (本来想希写刀的,但是最后还是变了糖……)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