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双璧)此曲终不达

@七臭女孩绝不认输!!!
希望食用愉快:)

   
  
  
  不久后就是忘机的生日了,母亲在世的时候总会给忘机做好吃的,而现在……
  
  
  
  ·
  
  
  
  蓝曦臣悄悄地在厨房里忙活了一早上,最后端了一碗素面去了蓝忘机的房间。按照蓝忘机的作息时间来算,不过多久便会醒来,洗漱一番后刚好可以吃。
  
  
  
  蓝曦臣放下手里的面碗,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蓝忘机,宠溺的笑了。
  
  
  
  时间真快,忘机如今都已经有十二岁了呢,明明是该活泼好动的年纪,却整天正经的不行,都快赶上叔父了。
  
  
  
  他不动声色的掖好蓝忘机的被角,退出蓝忘机的房间。
  
  
  
  床上的人在他退出房间没多久就醒了,下了床榻来到矮桌前,看着桌上那碗直冒热气的素面,好看的眉皱起又松开。
  
  
  
  兄长又……
  
  
  
  ·
  
  
  
  “兄长。”
  
  
  
  房门外,蓝忘机尚且稚嫩的声音响起。
  
  
  
  房内,蓝曦臣正专心看书,听到自家弟弟的声音便回答道:“是忘机啊,进来吧。”
  
  
  
  蓝忘机推门而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走到蓝曦臣面前将食盒放在桌上,说:“兄长,先用早膳。”
  
  
  
  他放下手里的书籍,笑着说道:“多谢忘机了,忘机要一起用膳么?”
  
  
  
  “兄长。”蓝忘机跪坐在一旁,一字一句说道:“忘机不是小孩子了,兄长无需如此。”
  
  
  
  “忘机……不喜欢素面。”他这样说道。
  
  
  
  原来,原来忘机他一直都知道啊,是我送的素面。不过也确实,我并没有问过忘机喜欢不喜欢,只是见母亲做给忘机,忘机应当是喜欢的,原来我……一直都是我想错了罢。
  
  
  
  “既然忘机不喜欢……”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那兄长不再做便是。”
  
  
  
  “嗯,兄长,忘机先退下了。”
  
  
  
  “嗯,忘机去吧。”
  
  
  
  刚才忘机脸上一瞬间的欣喜,怕是想与我说这件事情已经很久了吧,也辛苦忘机了。
  
  
  
  自那之后,蓝忘机的房里在没有出现过素面。
  
  
  
  ·
  
  
  
  几年后,蓝忘机的面部表情越来越少,沉默寡言,待人处事雅正却带着疏远,用魏无羡的话来说,就是小古板,小正经一个。
  
  
  
  随着年龄的增长,蓝忘机发现自己对自己兄长的感情变化,起初觉得是亲情,后来开始觉得迷茫。自己对兄长真的只是亲情?
  
  
  
  想不通,索性就先放下好了。为了不然蓝曦臣发现自己的小心思,他选择更加沉默,将自己的面部表情控制到位,怕,是的,他怕蓝曦臣看出什么来。
  
  
  
  直到某天,魏无羡又来逗弄他时,看到了那本龙阳之好的春宫图,他又开始思考,自己对于兄长,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
  
  
  
  射日之征时,蓝忘机总会看到蓝曦臣对一人非常好,那人,便是金光瑶。
  
  
  
  夜晚,蓝忘机无意间见到蓝曦臣端了一碗素面给金光瑶,而他,就在不远处站在,看着。
  
  
  
  他,是第二个吃兄长做的素面的人。
  
  
  
  金光瑶注意到蓝忘机的目光,唤了一声,道:“忘机兄,要不要一起吃?”
  
  
  
  蓝忘机没有回答,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
  
  
  
  这时,蓝曦臣出声了,他说:“阿瑶自己吃吧,忘机他……他不喜欢吃素面。”
  
  
  
  不是的,我喜欢,尤其喜欢兄长做的。只是……只是不想兄长太累,为了自己操劳。
  
  
  
  当时,蓝忘机心里空荡荡的,像是少了什么。
  
  
  
  ·
  
  
  
  “忘机……”
  
  
  
  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笑脸,鲜血染红白袍,绽放朵朵血色艳丽。
  
  
  
  他说:“照顾好蓝家,照顾好叔父,还有……照顾好自己。”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更空了……
  
  
  
  没有了……
  
  
  
  空荡荡的……
  
  
  
  已经找不到……找不到用什么来填补空缺了,填补不了了。
  
  
  
  ·
  
  
  
  蓝忘机是怎么回到云深不知处的?不记得了,也已经不重要了。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曾经的房间发愣。
  
  
  
  “兄长……”轻唤,无人回应。
  
  
  
  不在了……
  
  
  
  兄长真的,不在了……
  
  
  
  拿起书桌上的书,从里面掉出两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张。一张是乐谱,另一张,上面记载的是蓝家历代道侣的名字,有他们的父亲,母亲,而那页纸的最后一行……
  
  
  
  ……写的是兄长蓝曦臣,和他,蓝忘机。
  
  
  
  ·
  
  
  
  ……而现在,连兄长也不会再给忘记做好吃的了,以后也不会再有兄长做的素面了。
  
  
  
  直到最后,两人谁也没有说出口,终究遗憾。
  
  
  
  只有失去了才发现,那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到底有多重要;只有失去了才懂得,那人离开了自己的世界到底有多痛苦。
  
  
  
  ·
  
  
  
  “忘机,来,兄长教你写字。”
  
  
  
  “忘机,兄长帮你梳头。”
  
  
  
  “忘机,母亲不在了,你还有我啊,好了,不要再伤心了。”
  
  
  
  “忘机……”
  
  
  
  “忘机……”
  
  
  
  “忘机……”
  
  
  
  ……
  
  
  
  “兄长……”一滴眼泪滑落,晕开了纸张上蓝曦臣的名字,“回来,回来忘机身边,可好?”
  
  
  
  “忘机,可不要再哭了哦,兄长会不放心的。”这句话,不过只在回忆中了。
  
  
  
  ·
  
  
  
  只是最后,蓝忘机永远也不知道的是,那一份在蓝曦臣房间发现的蓝家历代道侣的纸,是蓝曦臣自己重新抄的。
  
  
  
  因为真的那一份……
  
  
  
  是绝对不可能有他们的名字的。
  
  
  
  就连那乐谱,也只谱写了半曲罢了。
  
  
  
  两情虽相悦,此曲终不达。
  
  
  
  
  
  
  
  
  
  
  
  
  
  
  呼……终于码出来了,不知道写的什么,见谅。

评论(1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