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你不信我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床榻旁的人拭去床上人额头的薄汗,冷声嘲讽道:“怎么,你还想做什么吗,是觉得自己害的人还不够多是么。”
  站在房门外的人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错,他是不应该来打扰他的,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我…”
  声音像是抽空了一身的力气一般,却在吐出第一个字后极力控制说话的语气,好让说出的话听起来与往常的慵懒无二:“我只是来道别的罢了,知道你现在定是不愿见我,也是不信我的,所以我在我书房里留了书信,你若嫌烦,不看也罢。我的时间不多了,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吧,这样就好了……”
  最后一句话说的很小声,也不知道房间里的人有没有听到,或者有没有在听,反正他说完就离开了,不能让那人看到,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只有他不可以!
  待房门外的人走后,房间里的人冷笑一声:“呵呵,奈良鹿丸,明知道我不信又何必多此一举,离开了就最好不要再回来,我日向宁次在此立式,绝不会再让你伤害我身边的任何人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