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火影之军师的爱情

第七章 木叶篇——小七
    会议室里,纲手也不再去纠结这封信的由来,最主要的还是这信里的内容是什么。
  可待她打开信后,信里的内容令她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信里的东西不多,也就是几张相片和一纸书信,只是……
  (小七:如果我说,其实我不知道信里面有什么东西,你们信不信?众:呵呵,你仿佛是在逗我们。)
  ·
  查病房的小护士见病床上的人睡得极不安稳,还在流泪,急匆匆的去找小樱过来看看。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你好,我叫……’
  ‘那我就叫你小七好了,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
  ‘小七,今天是夏日祭,我们出去玩儿吧。’
  ‘这是抹茶糕,好不好吃?我自己做的哦!’
  ‘我给你做的生日礼物,怎么样,好看吗?喜不喜欢?’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摔伤或者哪里疼?’
  ‘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啊,因为我……’
  ‘小七你真好,谢谢你。’
  ‘小七……’
  ‘小七……’
  ‘小七……’
  ‘小七!不要!’
  ‘小七?很抱歉,但是我确定,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
  “这样…就好了,只要这样,过去的事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就可以了。”
  “你或许会生气,会懊恼,会自责,但是我还是要做,所以对不起,你就让我最后再任性一次吧,我想你过得好,不过好在你记不起来了。”
  “就算知道这么做对你来说很不公平,人都是自私的,同样也包括我。”
  病床上的人无意识的喃喃自语,说着不符合年龄也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随后被梦惊醒,眼底满是泪水,身处陌生的房间使她更加不安,一种被丢弃的感觉油然而生,直接哭出声来。
  “哇啊——丸子哥哥!丸子哥哥你在哪……小七一个人好害怕!呜呜呜~~~鸣人哥哥!小樱姐姐!你们在哪儿……小七要回家……”
  (小七:这个在哭的小孩不是我!)
  在离小七的病房还有一段距离时,小樱、来换午班的井野和刚才查病房的小护士都被突然传出的哭声吓了一跳,急得她们直接用跑的,冲进了小七的病房。
  “小七!”
  床上的人抱着被子缩成一小团,闷闷的哭声传出,小小的身体因为哭泣而颤抖着。
  似乎是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埋在被子里的脑袋抬起,哭得满脸的泪水,眼角和鼻尖都红红的,惹人心疼,带着哭腔喊突然闯进房间的小樱等人。
  “小樱姐姐,我害怕…”
  小樱抱起小七,轻轻抚摸她颤抖的身体,安慰小七不要再哭了,有她在。
  “小七乖,不哭了啊,没事的,这里是医院,有小樱姐姐在这里陪你,小七不用怕的哦。”
  井野摸摸小七的头,拿纸巾擦她脸上不断滑落的泪水,同样安慰道:“对呀对呀,还有井野姐姐也在呢,所以小七不要哭啦,脸哭花了就不可爱了哦~”
  小七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却没有停下,手胡乱抹着脸上的眼泪,抽抽搭搭地对小樱和井野说:“小樱姐姐,井野姐姐,我想要丸子哥哥,他是不是不要我了才把我丢在这里的,呜呜呜~我,我保证晚上不再偷吃棒棒糖,不到处乱跑好好睡觉,不调皮捣蛋,不在他头上扎蝴蝶结,脖子上画乌龟……一定乖乖听他的话。所以姐姐,你们和丸子哥哥说一说好不好,让他不要不要我~呜呜呜~”
  (众:求鹿丸扎蝴蝶结的照片!小七:呃……没有。众:真小气!)
  “哈哈哈。”
  小七将自己在鹿丸家捣蛋的事一件件曝光,惹得她们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小樱笑着将小七放回病床上,盖好被子,故作嗔怪的捏了捏小七红红的鼻尖,说:“一醒来就知道念叨你的丸子哥哥,怎么就这么喜欢他啊,我们都要吃醋死了~你丸子哥哥那么护短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啊,真是个小笨蛋。你在这里乖乖的,我去找你的丸子哥哥来陪你好不好啊。”
  “嗯嗯!小七一定会乖乖的!”
  一听要去找鹿丸来,小七哭也不哭了,黑黝黝的大眼睛亮亮的,真的太萌了!
  小樱和井野却只觉得心里一阵‘凉凉’,默默种小蘑菇。
  (小七:种蘑菇不是初代的专利吗?小樱和井野:我心里苦,但我不说~)
  啊啊~为什么这么可爱,为什么可以这么萌,为什么偏偏这么粘鹿丸,嘤嘤嘤~好羡慕鹿丸啊怎么办。
  在帮小七做了一次简单的检查后,小樱让护士去准备一些吃的东西给小七,有井野陪着小七,自己便去火影楼向纲手汇报小七醒来的事,以及帮小七找她的丸子哥哥。
  ·
  火影会议室内
  根据信里的照片显示的地方,分别派去暗部勘察了一番。无非就是在山坡、屋顶、树上、街道、小巷等地方。这些地方平常人也都会去,根本就查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当所有暗部汇报完情况,纲手桌面的白纸上渐渐浮现出几行字来。这张白纸上被人下了古老的咒术,既然没人见过自然是解不开,可现在不仅咒术解开了,而且还出现了字迹,这又是为什么?
  ‘近期务必提高警戒,好意提醒,信与否,你们自可衡量。
  鬼灯水月的事佐助去找他了,如若你们想帮忙的话,可以去查鬼灯水月出事前接的任务,查不查得到就靠你们自己了。
  最后,也是我为了确定一件事才如此做法,还望见谅。
  我想拜托你们,请你们护好我珍视之人,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纲手一手支着下颚,一手拿着那信思索,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正容亢色,直到纲手放下手里的信。
  “鹿丸,你来看看。”
  鹿丸接过信纸,一字不漏的看过去,待他看完后,信纸却化作灰飞消散,连同纲手桌上的照片一起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鹿丸微微惊了一下,捻去残余在手上的灰,又看向纲手,说:“五代大人,我能确定,这件事是她所为没错,但之前的事,就算是我也不能判断是否是她做的。”
  纲手等人一时间也无从定夺,大家商议过后也觉得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信上所说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日向宁次,让暗部提高警惕,村子周围再派些人手过去。”
  “是!”
  “联络班,你们去联络大蛇丸和佐助,叫他们回木叶。”
  “了解!”
  “鹿久,还要你留下,继续协助我查明鬼灯小鬼的情况。”
  “嗯。”
  “鹿丸,你去档案室调出水月出事前所有接受的任务,理清后交给我。”
  “知道了。”
  纲手一一安排下去,该防范要防范,该加强的要加强,一件也不能疏忽,但她还是期望,之后不要发生什么才好。
  “其他人回到各自的岗位,在没有安排之前也不能放松警惕,都明白了吗!”
  “明白!”
  “散会。”
  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最后就只剩下纲手,静音,鹿久,鹿丸和宁次五人。
  纲手叹气,说道:“水月的事要查明白,小七的问题也要弄清楚。啧!真是麻烦。”
  “师父,你们果然在这里。”一抹粉色出现在门口。
  小樱虽然在医院,同样她也是木叶的忍者,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自然会知道,很顺利的就在会议室里找的了他们。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小七她醒了哦,而且吵着要她的丸子哥哥呢。”
  “真的吗!我这就去。”
  鹿丸一向懒散,没有表情的脸上似乎染上了光彩,二话不说就跑去了医院。
  纲手看着鹿丸离开的身影摇了摇头:“鹿丸这小子,要是工作时也这么上心就好喽。”
  “臭小子就是这幅德行,五代大人辛苦了。”
  “走,我们也去看看小七。哦,对了,宁次你暗部里的事安排好之后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
  等纲手他们到医院时,小七已经黏在鹿丸身上不下来了。
  纲手摸摸小七软软的发顶,问:“小七好些了吗?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昏迷前发生了什么吗?”
  “昏迷?”小七扑闪着大眼睛,歪头想了想,说:“我一直都在睡觉啊,睡醒了就在这里了,而且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但是我不记得梦到什么了。”
  小七还在努力回想梦里的情景,即使在场其他人无一不是面露惊疑,也是意料之中。转瞬,一切恢复如常。
  鹿丸塞了根棒棒糖给小七,翻了翻白眼。
  “是这样吗?真麻烦啊,梦里的事情小七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只是个梦而已。”
  “嗯,不想啦。”小七吃着棒棒糖,含糊的应了一句。
  ·
  是夜,火影办公室的灯还未熄灭。
  宁次一切安排妥当后就立刻来了火影办公室,而纲手正在看鹿丸整理出来的水月接受的任务文件。
  “宁次,你最近就不要再出任务了,我命你暗中保护他们的安全,绝对不能出事。水月那里再派个人去看着,我觉得这事不会简单。”
  “我知道了。”
  “你对那封信怎么看。”
  “那人这么做只是还不怎么放心吧,或者换一种说法,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么,那他们的关系又该怎么解释?之后到底又会发生什么呢?”
  ·
  昏暗的地下室里,痛苦的叫喊不断传出,模糊不清的诉说着什么,如果你能听懂他们说的,那便是:“有谁,谁来救救我,我还不想死,都是骗人的!”
  身着粗布衣的人提灯穿过长廊,对黑暗的房间里发出的叫喊声视而不见,因为已经习惯了。
  长廊尽头,推开后又是什么。
  “这样真的可以吗?”
  “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呢,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那边呢。”
  “一切安排妥当,只要等到七月七就可以了。”
  他轻轻抚摸躺在床上的人的脸庞。
  “会救你的,无论如何,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会救你的。”
  ·
  ·
  ·
  ·
       小剧场
  纲手:哈哈哈,小七你的字也太像小孩子了吧。
  小七:不许笑!在这里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啊!
  鹿丸:哈哈,不过小七的字可比鸣人的好看多了。
  宁次:的确是。
  佐助:我可以证明。
  鸣人:欸!怎么这样啊~我的字也很好看的说。
  柯南:这个暗号实在不好破译。
  鸣人:喂!你跑错片场了吧!
  众:哈哈哈哈,所以说,真相只有一个。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