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没吃药和吃错药

澄羡篇
       云梦学院放暑假啦,一向闲不住的校草之一,也是云梦学院的超级活跃分子,校园风云人物——魏婴,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管的住他的。在学校,平日里也就翘课睡觉,捉虫抓鸟,招蜂引蝶,插科打诨,但是现在放假了。
       不过,放假有他的发小管他。
       他的发小,也就是云梦学院的另一位校草——学生会长江澄。身为会长要做的事比较多,就算放假了,他也还需要和其他学生会的同学一起整理资料等等,要过几天才能回家。
       所以说,因为魏婴现在没人管,于是乎,他改不掉的日常作死去了,光荣的在六七月的天里患了感冒。
       江枫眠和虞紫鸢出国旅游去了,江厌离住金子轩家,江澄又不在,以魏婴的性子定是照顾不好自己的,他也不敢打电话告诉江澄,指不定江澄回来会怎么削自己呢。
       但魏婴不知道,他不告诉江澄,等江澄回来的后果会比他告诉江澄的后果更惨。
       得了感冒后,魏婴觉得自己脑子整天昏昏沉沉的,身上也没什么力气。清淡的食物他吃不惯,却也知道现在不宜吃辣的东西,幸好上回江厌离来看她的两个弟弟时,还在冰箱里给他们留了莲藕排骨汤。
       本来魏婴的感冒还不严重,多休息,多喝水,吃一两次感冒药就可以好了的,而如今这病殃殃的样子也怪他自己懒,不长记性,总是不记得吃药喝水。
       吃过午饭,刷好碗后实在累的不行,本想回床上继续睡的魏婴无意间看见电视机旁,橱柜里买回来只吃了一次的感冒药。
       和着水‘咕咚咕咚’的吞了药丸,又拿了半片安眠药吃了,放下杯子就回房间睡觉。
       然而……
       咔擦!
       “魏婴,我回来了。”是江澄回来了,可魏婴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江澄了。
       咚!“嗯…哈啊…”
       在客厅,厨房,阳台,书房寻找魏婴无果的江澄朝魏婴房间走去,不料房间里传出重物落地的闷响,伴随着轻喘。
       “魏婴你在搞什……”闻声闯进魏婴房间的江澄进门就见自己找的人蜷缩在木质地板上,床上也是凌乱不堪,被子有一半都掉在地上。
       走过去扶起魏婴,他已是满脸潮红,眼角挂着泪,喘息不止,身上也烫手的很。
       “咳咳,阿澄…我好热,咳咳,这药…是不是过期了啊…哈啊…”
       江澄皱眉,抱起魏婴放回床上,“什么药?”
       “就,就是和其他药…咳咳,放在一起的,那个是我…我买回来的,还吃了…咳咳,半片安眠药咳咳咳……”
       “安眠药?安眠药不是被阿姐拿走了吗?”
       “什,什么!?哈啊~那我…难道我…咳咳,吃的是那个!嗯~~~”魏婴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衣服也被他蹭开,“阿,阿澄……帮我…帮帮我好不好……我好热~好难受……哈啊~”
       ·
       翻云覆雨过后……
       ·
       床上,江澄从后面抱着魏婴无奈的喃喃道,“你这小子,一天不皮,心里痒痒的紧是吧。”
       “谁让你不回来,我只能自己找乐子了嘛。”
       “还顶嘴。”将魏婴的身子转向自己,“说说去哪儿皮了,感冒这么严重。”
       魏婴手里搅着自己半长的发,“其实…一开始并不严重,就是后来……”
       “后来,你总是忘记吃药,而今天,你确实吃了药,却吃错了药。”江澄挑眉看着对面的人。
       “嘿嘿嘿,阿澄你真了解我~所以阿澄一直陪着我呗,有你在就不怕啦。”
       “不然呢,以后让你继续没吃药和吃错药吗。”
       “阿澄你真好。”紧紧抱着江澄,毛茸茸的脑袋在脖颈处乱蹭。
       “哦~”只见江澄一翻身,又将魏婴压在身下,戏谑的笑着,“那我们在算算那瓶药的账如何。”
       “欸!?”完全忘了还有药这回事啊!
       ·
       ·
       ·
       ·
       其实江枫眠和虞紫鸢早就在做抱不到孙子的准备了。
       ·
       ·
       ·
       ·
       中间过程,诸位就自己…嘿嘿~我就不那啥了吧,我不会写那个啦。

评论(1)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