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不觉

章二 走失
  据小魏婴所说,他是因为被江澄的船撞到了,才醒过来的,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魏婴,由莲花坞的天地灵气聚莲花内修成金丹幻化成人形,对江澄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他觉得或许是因为莲花坞是江澄从小就待到现在的家,而他又一直沉睡于莲花池的莲花里的缘故。
  可事实究竟是如何呢,哪有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呢,怎么可能呢?到最后,江澄还是决定留下小魏婴,他必须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莫玄羽献舍的人是魏婴,现在又和蓝忘机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那这个自称魏婴的小鬼又是谁?可如果这个魏婴才是真的魏婴,那莫玄羽献舍的又是谁?那些属于魏婴的记忆就解释不清了。
  会不会还有这种可能……这两个人本就是同一个人,可能因为他们的灵魂都不完整,导致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方式和时间段不同,一个通过献舍一个是通过莲花。从他们的记忆都不完全也可以看出,这种假设不一定不成立。只是,假设毕竟不是事实,还需要有办法证明。
  当江澄转头看向趴在旁边的小魏婴时,小魏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江澄,眼角还挂着眼泪,看起来委屈极了。
  江澄愣了一下,然后抱起小魏婴放在自己腿上,伸手拭去他眼角的泪,问,“怎么哭了?”
  “刚刚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有好多好丑的人追着我,我都让他们不要追了,可他们不听,还要咬我。”
  江澄心下愕然,他所了解的事里,并没有几次魏婴被很多人追逐的经历,更何况还是又多又丑的人。“你还记得梦里被人追的地方在哪里吗?长什么样子?有印象吗?”
  他摇了摇头,“那里黑黑的看不清,我害怕就没有注意…对不起。”
  “是吗。”江澄摸着小魏婴的柔软的头发,安慰道,“你不需要道歉,一个噩梦罢了,忘了就好了。”然而,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却不是滋味。
  ‘魏婴,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没有告诉我。’
  小魏婴低着头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地问江澄,“还有,那个…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阿澄你不开心了?”
  江澄疑惑不解,“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小魏婴绞着手指,眼泪又要掉下来的样子,“因为阿澄睡觉的时候一直在喊我的名字,而且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昨晚什么也没想起来,但是…但是我还是很在意!”再抬头看江澄时,含着泪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所以说,我是不是惹你不开心,你生魏婴的气了?如果是的话,我,我……”
  “好了,我没有生气,没有生你的气。”江澄打断小魏婴还没说完的话,下床换衣物,收拾好床榻,抱着他去洗漱。
  ‘我不是生气,我只是气不过,不甘心罢了。所以这次,我绝不会再放手,定会护你周全。’
  ·
  今天确实是起得太晚,弟子们早课都已完成的差不多了。当江澄带着小魏婴来到校场时,他们的注意力就被挂在江澄肩上的人儿吸引去了一部分。
  众弟子一分神,江澄的脸当即就黑了几分。“注意力不集中,只是平时练习就这副样子,简直不像话,以后早课再加半个时辰!”
  “啊?!”
  江澄眯了眯杏眼,“嗯?有意见。”
  “回宗主,没有。”哪来的胆子敢有意见啊。
  “那就继续。”说完就转身回了书房。
  昨天放松了一下午,之后又因为小魏婴的事,大小事务都只处理了少许,还有很多事没解决。
  江澄放下小魏婴,让他自己先玩儿,但是不可以跑太远。
  可小魏婴哪是能闲的住的人。江澄投入处理事务后不久,小魏婴果然坐不住了,偷偷溜出书房。
  “我就在莲花坞玩儿,应该没问题的,我都还没好好看看阿澄住的地方呢。”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后,就蹦蹦跳跳地跑去玩儿了。
  江家弟子们再见到小魏婴时,他正追着一只漂亮的蝴蝶到处跑。他们就想逗逗他,更多的,他们也想知道,这个突然冒出的小孩和宗主什么关系,以前除了金凌,也没见他们宗主对谁这么好了。
  “小弟弟。”一名弟子朝他招招手,笑着说,“我们陪你玩儿好不好啊。”
  “好啊,哥哥姐姐我们一起玩儿吧。”
  ·
  等江澄处理的差不多了,回头就不见小魏婴的影子。他赶紧出门去找,碰巧一名弟子路过,说只是和几名弟子去集市上逛逛,很快就回来。
  江澄才反应过来,那可是魏婴啊,怎么可能闲的住。懊恼的就要出去找他们。可莲花坞的门都还没出,两个女弟子就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说,“宗,宗主,阿婴…阿婴走丢了!”
  江澄瞪大眼睛,抓着那名女弟子的肩,“你说什么!?”

评论(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