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不觉

章三 我们回家
  江澄瞪大眼睛,抓着那名女弟子的肩,“你说什么!?”
  “我们下午见阿婴一个人在追蝴蝶玩儿没人陪着,就想陪陪他。”另一名女弟子匆匆接道,“小孩子又可爱的紧,跟着他在莲花坞闹了一圈后,他突然就说想要出去看看。我们就想,出去逛一逛也没什么,早些回来便是,可是出去后才想起来今天街上赶集,越是到晚上,街上也就越热闹。我们一时疏忽,没注意就……”
  “那你们在附近找了吗?”担忧已经完全写在江澄脸上,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气的他恨不得骂死这群不成气候的弟子们,“连个小孩子都看不好,平时都是吃白饭的吗!”
  “我们……”
  “好了,告诉我你们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他不见了的。”
  “就在集市中心那家做河灯的店附近,还有两位师兄弟在找,我们俩回来就是想来看看阿婴回来没有。”
  “啧!”
  江澄也不管什么宗主的形象如何了,拨开那两个女弟子就朝集市中心跑去,他现在的心里就像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魏婴!魏婴!”江澄穿梭在人群里,就是找不到那个小小的身影,“阿婴你在哪儿!快出来,我们回家!”
  他有些恍惚,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让他毫无准备,这就像是赏给江澄一颗糖,甜味在口腔扩散,可到最后,又毫不犹豫的送了他一巴掌,狠狠地,让人猝不及防。就好像是一场梦,明明是个美梦,最后却成了噩梦。
  昨天才遇见,今天就不见了,又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小魏婴出现,一切,都不过是他自己对曾经的魏婴抱有的感情所产生的幻想,都是他的妄想罢了。
  想到这里,渐渐的,江澄的脚步慢了下来,就连身边熙熙攘攘,走街串巷的行人也显得那么不真切起来。这算什么?老天也要耍我是吗?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一次是吗?
  “宗主。”是那两名寻找小魏婴的男弟子,“对不起,我们还没有找到阿婴……”
  “给我继续去找,如果今天要是找不回阿婴,那你们一样,也就不用再回江家了!”抛开内心的不安,一切又逐渐明朗。
  “是!”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江澄这样发火吼他们了,手忙脚乱的离开继续寻找小魏婴。
  如果真的是梦,如果真的是幻想,那弟子带出来玩儿的人又是谁,冷静点江澄!你现在像什么样子,等他回来看你笑话吗!别再胡思乱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小魏婴。
  在集市中心找不到小魏婴,他们开始扩大范围的去找。此时的江澄,鬼使神差的离开了热闹的街道,走向记忆里的那棵树,那棵魏婴儿时因为害怕爬上去的树,那棵魏婴故意掉下来后蓝湛接住他的树。
  还没走近,便听见一阵犬吠声和议论声从那边传来。等江澄走到那里时,那里已经围了一群人,而江澄一眼就看见了一直在找的人儿。他趴在树上,抱着树枝瑟瑟发抖,眼睛红红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却不敢哭出声。
  “小鬼,会爬树了不起啊,还不是怕我家的恶霸啊,哈哈哈哈。看你长得这么漂亮,虽然是个男孩,但是我不介意的啊,跟小爷我回家去,我一定好好‘疼爱’你,嘿嘿~怎么样啊~”
  “汪!汪汪!”
  树下,那笑得一脸猥琐样,说着不堪入耳的话的人,是这一带时不时作一回恶的有钱公子,还有他那只不停叫唤的大黑狗。小孩子固然可怜,可没人敢上前帮忙,那条狗无故咬伤人的先例不在少数。
  “真是欺负人,见他一个小孩子就故意找茬,说那小孩儿撞到他弄脏了他的衣服,呸!根本就是看人家小孩儿长得好看!”
  “就是,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怕是要遭罪喽。”
  窃窃私语的人越来越多,江澄攥紧拳头,手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紫电鞭出,一鞭子狠狠抽在那人后背,人当即倒飞出去,脸结结实实的撞在树上。江澄飞身上树,将小魏婴抱了下来。
  小魏婴触及到熟悉的怀抱,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怎么看怎么委屈。
  “呜呜~阿澄救我…嗝,狗狗好,好凶…阿婴要…要回家,呜呜呜~嗝……”
  “我/去,你大/爷的,什么人!竟然敢打小爷…江,江宗主……”那人狼狈的爬起来,骂骂咧咧的去看打自己的人,看清是谁后又一屁股跌坐回去。
  “我江澄护着的人,岂是你等宵小之徒可以动的!”接着又是一鞭子,这回直接把人甩到树上挂着,“最好别再让我看到你作恶,不然就不是抽你两鞭这么简单!下一次,我就直接打断你的腿,让你连家门都出不了!”
  周遭围观的人无一不是拍手叫好,说那人是自作孽。
  江澄可没功夫在这耗,带着小魏婴回了江家,怀里的人儿还哭着呢。

评论(1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