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曦景

我其实喜欢产糖

梦里什么都有,却没有你

澄羡篇
  “他?巳时作,丑时息。”
  ·
  江澄,你可知?我丑时息,只是想看着你先入睡,只有等你睡着了,我才可以一遍又一遍的描绘你的容颜,记住你每个年龄段的样子,将你的面容深深印入脑海,刻进心底。
  我巳时作,我只是想多贪恋梦里的那个你,想像梦里一样一直这样生活下去。
  ·
  魏婴,你又知?多少次夜晚,我都是等你睡着了才能真真酣然入梦,你睡觉喜欢踢被子,多大了也没变。
  每次叫你早起,就是想告诉你,梦只是梦,我确是一直都在的,我们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是我们,不是你和梦里的那个‘我’。
  ·
  陈情放在枕边,一睁眼就可以看到。你不在了,就剩这支笛子没被人拿走。
  我现在不用像以前一样会因为要叫醒你而晚起,也不用半夜起来给人盖被子,也没人再抢我的莲藕排骨汤喝了。
  ·
  “江澄,发什么呆啊?”调皮的笑依旧,揽着他的肩往莲花池走,“师兄带你划船游水摘莲蓬去。”
  “不好好练剑打坐,又骚姿弄首了。”
  “嘿嘿。”
  魏婴……有句话你确实没骗我……
  “因为睡着了,梦里什么都有啊。”
  ·
  可是,为什么我现在连梦里…也见不到你了…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