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不觉

章六 身份
  金凌和蓝景仪一路上打打闹闹,蓝思追跟在他们这两个长不大的孩子后面笑的无奈,但也会时不时的出言,和金凌一起‘调戏’蓝景仪,而且总是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话。
  江澄带着一堆小朋友回了莲花坞,中途也不少因为金凌他们‘过于亲近’而皱眉。将小魏婴交于季叔后,领着三人进了正厅。
  “舅舅,现在您可以告诉我们那个孩子的事情了吗?”
  金凌绝对不会承认他是有那么一点点羡慕的,绝对不会!虽然小孩子很可爱,叫‘阿凌哥哥’时更可爱,但是!江澄对他也太好了……这个孩子的身份一定不一般!
  “他是我划船时在莲花池里捡的,他说……”江澄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后才迟迟开口,“他说,他叫魏婴。”
  “什么!?”三人皆是一怔,金凌激动地站起,眼里是震惊,不可置信,愤怒,最后回归平静坐了回去,低着头喃喃道,“可是舅舅,你对他这么好……怎么可能是……不可能的,他这么可能是魏无羡!”最后一句话,金凌几乎是吼出来的。
  蓝思追看了眼金凌,转头提出疑问,“江宗主,会不会是哪里弄错了?魏前辈和含光君……”
  “魏无羡和蓝二已结为道侣,这我当然知道。我也曾怀疑过,可他的性格,模样……竟与几十年前孩童时期的魏无羡如出一辙。”
  “但是两个魏前辈,而且这一个还只是个孩童模样。”蓝思追作揖回道,“赎蓝思追才疏学浅,还未听说过这等匪夷所思之事。那江宗主可有翻阅古籍,记载过类似的事?”
  若换做以前,江澄才不会与人多说,特别还是恪守不渝,古板得很的蓝家人。而如今,事关小魏婴身世之谜,江澄也耐得住性子。
  “江家现藏书中,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记载。蓝家藏书颇为集中,本想过几日前去拜访,不曾想,见到的竟先是你们两个蓝家后辈。”
  听江澄要去云深不知处,蓝思追喜形于色。“不瞒江宗主,我与景仪此次前来拜访也是因为……”
  “喂!金凌你要去哪?”蓝景仪突然出声,打断了蓝思追的话。他虽听着蓝思追和江澄的对话,却一边担心从刚才就低着头不言语的金凌,所以,当金凌打算起身离开,要去后院找小魏婴时,他伸手一把抓住了金凌的胳膊,拦了他的去路。
  “你让开,还能有什么原因?八成又是那魏无羡搞得鬼,我要去找那个混/蛋问个清楚!”
  金凌甩手推开蓝景仪,朝门外径直走去。
  “站住!”江澄厉声喝道,“去问什么!”
  “舅舅!”
  “我说了,不许去!”江澄以面露愠色,语气也重了些,“就现在的他,你找了有用吗!他什么也不知道,心智也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能知道什么!你看看你现在,哪里是一个宗主该有的样子!”
  蓝思追赶紧扶起还在揉被撞疼了屁股的蓝景仪,劝说道,“金凌你先冷静冷静,魏前辈还只是个小孩子,总不能去欺负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吧。”
  “就是,嘶~好疼……”刚才金凌推他那一下,正好撞到桌角,实在疼得厉害。
  金凌见蓝景仪疼得眉头紧锁的样子,以及蓝思追扶着他的手,既后悔又懊恼的坐回自己的座位,端起茶杯闷头饮尽,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蓝思追扶着蓝景仪坐下,转言继续刚才未说完的话,“江宗主,我们此次前来,就是想请江宗主去一趟云深不知处的。”
  “为何?”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前段时间纲目山无端出一邪物,宗主让我们前去核实,碰巧遇见含光君和魏前辈……”
  蓝思追简单的叙述完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所以,含光君就先带着魏前辈去往云深不知处找宗主和蓝老先生,而我和景仪就赶赴云梦,来寻求江宗主的帮助,中途偶遇夜猎的金凌便一道而行。”
  “你们来,也有求于我,那你们怎么认为我一定会帮忙。”
  “这……”蓝思追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哼!”
  江澄冷哼一声,抬脚离开正厅。
  蓝思追担忧的看向一旁的金凌,“金凌,江宗主他……”
  “放心吧,舅舅这是答应了,只是他不说而已,而且他本来也要去云深不知处啊。”金凌暗自偷笑,“舅舅就是口是心非。”
  蓝景仪还在揉他的屁股,金凌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还疼吗?”
  “才不要你关心,哼。”蓝景仪气鼓鼓的说,明显是闹脾气了。
  “谁,谁关心你!”金凌辩解道,“我是怕你那么重,撞坏了舅舅家的桌子。”
  “你!你才重呢!大、小、姐!略~”蓝景仪冲金凌做了个鬼脸就跑了出去。
  “不许叫我大小姐!蓝景仪你给我站住!”金凌顺势追了出去。
  正厅里,就独留蓝思追一人摇头叹气。“金凌,在说江宗主口是心非时,自己的行径不也是如此?唉……就连我,也是啊。”
  

评论(1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