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不觉

章八 前往姑苏
  纲目山,草药世家姜氏世代居住之所,山上所种植的草药多且复杂,多数为自然野生的草药,局部由人工栽培。
  他们一般不出山,住所更是移动式的,甚至,有时根本就不在山上。所以,虽然常年来求医问诊的人不在少数,可真正能遇上姜氏内族族人的屈指可数,一切皆随缘而定。
  十几年前,温氏为寻姜氏一族的踪迹不惜放火烧山,纲目山半山被毁,那半山草药皆烧成灰烬,山上的常驻居民也无一幸免,烧成一抔黄土。
  后来,被毁的那半边山寸草不生,怨气冲天。直到十四年前,一神秘人出现,安抚人心的笛声萦绕山间,那笛声响了足足七日,怨气一天天消散。一年后已是枯树成林,草满地。
  有人说是世外高人救世,有人说是神仙显灵……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唯有一说是被人不认同的,那便是‘怨气是被当年风头浪尖上的夷陵老祖净化殆尽’,更何况还是出自一孩童之口。事实如何,终究不得世人而知。
  蓝思追所言之邪物,是这山上一方巨石,此石约正常成年男子七尺长,半身高,成扁圆状。近日鬼气缭绕,无人敢接近,却也没有伤人的事件,但对于未知的事物,人们都难以心安。
  故此,蓝曦臣出关后耳闻,派蓝思追两人前去看看,了解实情。
  ·
  姑苏云深不知处
  自观音庙那日之后,蓝家家主蓝曦臣便闭关不出,族内大小事务都交由蓝启仁代为管理,直到最近几日蓝曦臣才出关,也是自那日之后便没有在见过自己的弟弟蓝忘机,以及魏无羡。可没有想到的是,再见面时却是这副景象。
  静室,躺在床榻上的人眉头紧锁脸色惨白,像白纸一样完全没有血色,身体忽冷忽热,额发已经被汗水打湿,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换了几件,还会时不时的轻声梦呓,皆是‘不要过来’、‘走开’、‘谁能救救我’、‘好黑’一类的字句。说的最多的,便是令蓝忘机这个醋坛子一直从纲目山吃味到现在的‘江澄’二字,就连昏迷之前说的都是‘江澄不要…快跑’。
  蓝忘机一直守在魏无羡身边,帮他擦汗,换衣。起初他以为只是鬼气缠身,失控罢了,没曾想,这结果是不可预料的。
  昨夜蓝启仁初步诊断,魏无羡这是鬼气缠身陷入梦魇之中,事发突然,自己无法控制所致。又因为莫玄羽献舍文书为残卷,以魏无羡现在的身体情况来说,如若不将这鬼气驱赶出身,等他醒来后或痴傻、或疯癫、或一蹶不振、或嗜杀成性、又或者等不到他醒来……结局,如十三年前一样。
  后果会怎么样,没人能料得定。
  还有另一种方法,这就要看江澄愿不愿意帮忙了,帮魏无羡破了这梦魇。
  蓝忘机回姑苏时让蓝思追他们去云梦请江澄来云深不知处,是觉得魏婴喊出江澄的名字,那与江澄必然有一定的联系,而现在,是真的需要江澄的帮助了。
  他拨开魏无羡额前的发,手掌覆在额头,轻唤,“魏婴…”
  倘若江澄不来,那我就直接带你去莲花坞,请他帮你。
  ·
  云梦莲花坞
  江澄他们启程前往姑苏云深不知处,而金凌则要回他兰陵金家。
  “阿凌哥哥不和我们一起吗?”
  昨天闹得那一出让小魏婴和金凌的距离拉进不少,虽然小魏婴不知道要去哪里,但金凌好像并不是和他们一路的。
  金凌蹲下身子凑近小魏婴,两只爪子‘恶意’的捏了一把他粉嫩嫩的小脸蛋,笑着说,“阿凌哥哥还有重要的事要回去处理,就不能和你们一起去姑苏了。不如这样,我以后有空了再来找你玩儿,给你买糖葫芦吃,嗯?”
  “那拉勾勾。”小魏婴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拉着金凌的食指,“不许骗阿婴。”
  “好,拉勾勾。”他也勾起食指,握住小魏婴的小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勾,小魏婴又扑进金凌怀里,“还要抱抱。”
  怀里抱着小魏婴起身,看着那毛茸茸的发顶,金凌想,他本该恨魏无羡的,恨魏无羡毁了他的家,让他自小便没了爹娘;恨魏无羡毁了江家,让江澄颠沛流离;恨魏无羡跟了那含光君,独留江澄一人……可小魏婴如今这幅天真单纯,对一切都不知晓的模样,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恨,还是不恨。
  你若不是魏无羡,该多好。
  “抱够了就快走。”江澄勾住小魏婴的后衣领,将他从金凌怀里拎出来,面部略显不爽之色,“又不是以后见不到,整这些无聊的玩意儿作甚,金凌你很闲么。”
  “哦……那舅舅我走啦,景仪思追,告辞了。”
  “告辞。”
  “下次见。”
  金凌拔出岁华,御剑离去,走之前还不死心的小声嘟囔了一句,“舅舅果真小气……”
  “啧!”见那抹金色远去,江澄眉梢微挑。孩子大了,翅膀也硬了是吧。
  蓝思追向江澄拱手道,“那么江宗主,我们也出发前往云深不知处吧。”
  “嗯,走吧。”

评论(15)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