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不觉

纯属瞎掰,还请不要上升原著谢谢!

章九 所谓‘报恩’
  去往云深不知处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却也足够江澄深思默想。
  魏无羡鬼气缠身,会不会又像不夜天那次出手伤人,失去理智?带小魏婴去云深不知处,见到魏无羡后又会怎么?消失?还是残魂回归本体?到时,他到底是魏无羡,还是小魏婴……
  ·
  约莫三个时辰的时间,他们已到云深不知处山前,江澄抬头望去,那规训石上又多了不少家规。看来,魏无羡拐走蓝忘机后更不讨那蓝老先生的喜了,新增的家规字字句句都是针对魏无羡的。
  会客厅内
  蓝思追昨日就以通讯符告知蓝曦臣今日回云深不知处的事,蓝曦臣和蓝启仁估摸着时间来会客厅等候。江澄虽说愿意来云深不知处帮忙,但能不能有效,破不破得了魏无羡的梦魇仍是个未知数。
  不过片刻,江澄他们便进了会客厅。
  “宗主,我们回来了。”
  先进会客厅的是蓝思追两人,跟着进来的是江澄,而小魏婴一直躲在江澄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点害怕。
  蓝曦臣微微颔首,“你们先下去吧。思追去静室叫忘机过来。”
  “是。”
  江澄拱手道,“蓝宗主,蓝老先生。”
  蓝曦臣回礼,“江宗主,请入座。想必思追他们已告知江宗主原由了,具体情况就让舍弟来说罢。”
  江澄落座时,他们才注意到躲在江澄身后的小魏婴。
  “江宗主,这孩子是?”蓝曦臣疑惑的看着手紧紧抓着江澄衣服,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怯生生的四处张望的小魏婴。
  “好纯的灵气。”
  蓝启仁一句话,吓得小魏婴赶忙缩回小脑袋,整个身子贴着江澄的后背,手抓得更紧了。
  江澄扭头去看身后的小魏婴,皱了皱眉。
  他这是…在怕蓝启仁?
  小魏婴被江澄从后面提出来,放在自己腿上坐好。小魏婴偷偷看了眼蓝启仁,只一眼,小脑袋又埋进江澄胸口乖乖坐着,不敢动。
  江澄抿了一口茶,看蓝曦臣时眼底多了一份请求。“我来云深不知处还有一件事,想请蓝宗主帮忙。”
  “何事?”
  江澄将小魏婴翻了个身,小魏婴双手蒙着眼睛,心底不停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就是小魏婴的事。”
  “他是……”
  “你说他是魏婴?”蓝忘机刚到会客厅门口就听见江澄这句话,脸上一向不会有过多表情的他,此时也面露疑色。
  “是。”江澄正色道,“他就是儿时的魏婴。”
  所以人都沉默了,整个大厅异常安静,但过于安静的气氛让小魏婴感到不适,抓住江澄的手,仰着头说,“阿澄,我们回去好不好?”
  “乖,等办完事我们就回莲花坞。”江澄安慰的摸了摸小魏婴的脑袋,看向蓝忘机说,“我们先说正事。”
  ·
  蓝忘机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江澄,说话时总会不自觉的去看他怀里的小魏婴。
  “既然那邪物不曾伤人,为何独独攻击魏无羡?”江澄不解,猜测道,“莫不是因为魏无羡本身的鬼气所引?”
  蓝忘机摇了摇头,“为了报恩。”
  “报恩?”
  蓝曦臣接着蓝忘机的话,继续说下去,“想必江宗主知道纲目山被毁一事吧。”
  “那已经是接近二十年前的事了,当年温家的人为了找人,不惜放火烧山,导致那半边山脉寸草不生,集满怨气。”江澄挑了挑眉,当年温家所行之事世人又怎会不知。
  蓝曦臣点头,继续说,“传言,十四年前一能人将怨气收走才让那半边山脉恢复生机。”
  “你是说,那人是魏无羡。”
  “魏……”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又盯着江澄怀里的人看,直到江澄抱着小魏婴的手紧了紧,将他的头按进自己胸口后才垂眸,收回视线继续刚才的话,“他在收集怨气,为的就是在自己还没有完全走火入魔之前毁了阴虎符,可惜没成功,只毁了一半。”
  江澄知道,蓝忘机说这话是怪他带领众仙家上乱葬岗围剿一事。
  “既然已被收走,那为何还会有怨气?”江澄懒得理他,道出疑点所在。
  其实那巨石蕴有石灵,当年它灵气受损怨气入内。因此不能再聚灵气修行,为了不让怨气外泄害人,石灵用所剩灵气将自己封印。魏无羡虽收走怨气,却不知那巨石内部尚余。
  如今怨气外泄,之所以不伤人,是因为魏无羡当年安抚他们的亲人们安息长眠,他们身前本就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只等有朝一日报答魏无羡的恩情。魏无羡他们途经纲目山时,隐约感受到了他身上残余的从那里收走的怨气。
  现在的他,用的是莫玄羽的身体,承受不住这名为‘报恩’,实则害了他的怨气,鬼气失控,身陷梦魇。
  小魏婴一头雾水,完全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正在此时,蓝景仪急匆匆地跑来会客厅,也不管事后会不会被罚抄家规,跑进门就说,“不好了,魏公子他……”
  
  
  
  
  
  
  
  我可能要去动漫城,我要去找羡羡和舅舅!

评论(1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