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不觉

章十二 梦魇·解
  “好黑……”
  江澄晃了晃昏沉胀痛的脑袋,环顾四周,除了清一色的黑,他什么也没有看到,这要他如何找到魏无羡?
  他凭直觉往一个方向走去,走了不知道多久,眼前依旧是漫无边际的黑色。
  “这是魏无羡的梦魇?为什么什么也没有?”江澄脸色越来越难看,又换了个方向继续走。
  “魏无羡!魏无羡!听得到就回答我一声!魏无羡!”
  啧!你又搞什么鬼!
  “阿婴……”一道女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江澄停下脚步,眼前出现一位女子,她正对怀里的小男孩说着什么。
  “阿婴,以后你呀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知道么。”
  “嗯!阿娘,我记住啦。”
  “这是……藏色散人和小时候的魏无羡?”江澄想看清他们的模样,可眼前的画面又变了,是一个潮湿灰暗的小胡同。
  “你,你不要过来……”
  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怀里是半块快要发霉的馒头。离他不远处,是一只比他大上好几倍的大黄狗,正龇牙咧嘴的盯着他。
  大黄狗忽的扑向小魏无羡,江澄的身体出于本能的想帮他赶狗,可大黄狗直接穿过了他拦在小魏无羡身前的身体,画面又是一转。
  这次是一个破烂简陋的小茅草屋,小魏无羡躺在有些变黑的稻草上睡着了,一位老爷爷帮他把脸上的污渍擦去。两天后,那位收留小魏无羡的老爷爷被一辆失控的马车扎死。
  这里的人开始害怕他,疏离他,有用石头打的,有用烂菜叶扔的,将他赶出了村子。
  下雨时躲进破寺庙里,却被人丢出来,后来被人贩子抓,逃走后,又被抓……
  被卖,被买,被丢弃……直到他们的出现才结束。
  “婴?”男人轻轻唤了声蹲在街边的小孩。
  听见有人叫自己,小孩抬头对他露出笑容,问,“叔叔也要抓我拿去卖钱吗?大人们都说我是灾星,所以不会有人买我的,我不想连累叔叔。”
  恍惚间,江澄眼前又恢复了之前漆黑一片的样子,不同的是,他面前多了一个对他笑着的小魏无羡。
  江澄走到他面前,摸着他的小脑袋,声音是金凌也未曾见过的温柔,问,“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等一个人,他说他会来接我回家。”小魏无羡回答道。
  “那我带你回家可好?”
  小魏无羡歪着头看江澄,说,“大哥哥不怕我是灾星吗?”
  江澄将他抱在怀里,有些心疼,轻笑着说,“我要是怕,又怎么会来接你回家。”
  他小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声音带着哭腔却还是笑着,他说,“谢谢你,来接我……”
  怀里的小魏无羡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
  ·
  江澄继续往前走,这次是魏无羡剖丹时的场景,他想阻止魏无羡,也知道自己只能看着他痛到极致,却怎么也不愿发出任何声音。
  他跟着魏无羡下山,看着魏无羡被温晃扔下乱葬岗;看着魏无羡在乱葬岗里躲避凶尸,摸爬滚打;看着魏无羡有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看着魏无羡怎样自创鬼道;看着魏无羡几个月是如何让自己不死在乱葬岗;看着魏无羡为了离开乱葬岗来找自己有多艰辛……
  江澄现在知道了,小魏婴说的被很多很丑的人追着的事,是魏无羡在乱葬岗被凶尸追赶时的场景;很多鬼画符,是魏无羡在乱葬岗自创鬼道时的场景;而那黑黑的,很吓人的地方,就是这乱葬岗……
  魏无羡前世经历过的一切都在江澄眼前浮现,欢快的,伤心的,害怕的,失落的……无论怎样他总是笑着的,可是现在,那个笑让江澄觉得好刺眼。
  其中欢乐的记忆居多,正如藏色散人所说,别人对他的好他都记着,他对别人的好总是记性很差。
  魏无羡,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呐。
  ·
  一切又回归平静,江澄以为都结束了,突然出现的一幕令他大惊失色。
  魏无羡的梦魇里,怎么会有那件事?江澄很确定,这件事除了自己,现世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难道是小魏婴待在我身边的缘故?
  再看时,周围的黑变成了白,他的对面站着十三年前的魏无羡。
  两人眼里都是愤怒,拽着对方的领子吼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江澄推开魏无羡,咬牙道,“你好意思问我!我告诉你有什么用!”
  魏无羡也不服气的一拳揍过去,“那我也是一样,告诉你,你还能有办法帮我!”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起来,不用灵气,不用法术,不用武器,纯肉搏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谁也不让谁。
  等他们打累了,泄愤了,又面对面坐着沉默不语。
  “江澄…”对面的人开口说道,“我这个灾星,你还要么?”
  江澄起身,理了理弄皱了的衣服,冷笑道,“怎么,还想跟我回莲花坞不成,不怕你家‘蓝二哥哥’来莲花坞闹事?”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厉声喝道,“还不给我滚回你的云深不知处去,少在这里装颓废!”
  魏无羡没绷住笑出声来,“那下次去莲花坞,师妹可得记着买些好酒啊。”
  “美得你。”
  
  
  
  
  
  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玩意儿了……
  

评论(1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