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雨中破宅

    我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

  云梦学院每年都会在快要放暑假前组织高二的学生出去春游,让他们好好玩一次,上了高三就该好好准备高考了。
  江澄他们班决定去山上露营,让同学们自己生活煮饭,寻找食材,辨别可食用和不可食用的食物,感受大自然的魅力所在。
  身为男生,江澄自然是接了拾柴火的任务。不过江澄一向毒舌,损人说话不太留情面,虽然在班级里不是众矢之的的地步,但也没什么朋友,所以只有他一个人一组出来拾柴。
  “柴火差不多够了。”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找了根藤条将木柴捆好,准备回营地,可惜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
  江澄背着柴躲进不远处的一栋破宅子里,他手机没带在身上,只好站在长廊上等雨停下在走。
  “别动!”
  “你别回头!”
  身后突然传来阵阵阴风,伴随着一声低吼风停了下来,江澄下意识的想要回头,却被人叫住。
  “不想好好活着就给我乱动试试!”
  江澄没敢再动,他觉得他应该相信他的话,自己都感觉很荒唐,信了一个陌生人的话。
  江澄皱了皱眉,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没事跑来这深山老林作甚。”
  那人说话带着调侃的意味,江澄感觉这种说话的语气很熟悉,可他想不起来是谁了。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身后?我感觉……”他还是好奇的问了出来。
  “小鬼而已,怎么样?怕不怕?”那人靠着墙,看着眼前的身影,眼里不知道是喜悦还是悲伤。“反正现在下着雨,愿意听个故事吗?”
  江澄取下背上的木柴,放在地上当凳子坐在上面,“你随意。”
  ——
  曾经有两个少年,一个是J,一个是W。
  J有和善的父亲,严格的母亲,还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阿姐,而W是J的父亲捡回来的,是他一个故人的孩子。
  之后他们一起长大,不是亲兄弟却胜似兄弟,每天都快乐的生活,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
  结果有一天,他们生活的地方被人毁了,只有他们两个逃了出来,J的阿姐不在家,躲过了一劫。
  在逃跑的路上,J为了不让坏人抓到W独自引开了坏人,可是他自己却被抓住了,后来还受了很重的伤。
  W以为J是要回去救人,急急忙忙的赶了回去,在一位善良人的帮助下救下了J,可惜J醒来后一蹶不振,他重要的东西没有了。
  W告诉J,他有办法修复对他来说重要的那个东西。他将J骗上了一座荒山,做了一件不能让J知道的事。
  等J再次醒了时,W却不见了,J找了他很久。三个月后W回来了,可是J觉得他变了,不过W还是W,回来了就好。
  再后来,J的阿姐也死了,为了救W。
  J顶着世人的压迫,带着很多人去消灭W,可等J赶到时,W已经死了,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J成了世人眼里的英雄,也是那次,J彻底的变了,变得不爱笑,对人冷言冷语,口下不留德。
  W生前总是随身带着一支笛子,W不在后,J一直保存着那支笛子,他相信,W会回来找他的。
  不过后来没有等到罢了,其实W一直在他身边,陪了他很久,只是J看不见他,就这样,W一直陪了他九世。
  ——
       他静静地说着,江澄也静静地听他说。
  “故事讲完了,雨也停了。”他说道,“你该回去了,记住我的话,不要回头。”
  江澄最后还是忍住了回头看那人一眼的欲望,背着柴离开了。
  回到营地他才发现,这里根本没下过雨。
  算了,只当是个梦好了。
  ·
  “再要一点点精气我就可以轮回了,我又不伤人,干嘛阻止我?”少女不悦的看着眼前的人,或者说,鬼。
  “谁都可以,他不行。”
  “你想就这样一直下去,不想真正意义上的,光明正大的陪着他吗?”
  他低头笑了一下,“还差一世,那时,我就可以轮回了。”
  “切,我帮你一把,就看在你陪我这么久的份上。”少女将自身的精气聚集在手心,一下送进年轻男子体内。
  “你做什么!这样你就不能轮回了!”男子看着精气没入体内,身体变得透明。
  “我说了,帮你一把,以及陪我这么久的谢礼。”少女一脸无害,“加油哦,不要留下遗憾,不要像我一样。”
  他愣住了,最后轻轻的说了句‘谢谢’就彻底消失了。
  少女转身回到破宅子里,大门慢慢的关上。
  “这下,又没人陪着了呢,我怎么老是做这种事啊,好麻烦。”
  ·
  开学第一天,江澄班上来了一个新同学,那人看着江澄,对他笑了一下,那个笑让江澄心里一疼,他觉得这人好熟悉,从骨子里透出的熟悉感。
  “你好,我叫魏婴,以后请多指教。”
  原来,你叫魏婴。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