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

我其实喜欢产糖

(澄羡)不负天涯

章六 树妖落羽

   
  常青山,之所以取名常青,是因为这座山是树妖落羽的修炼之地,他在吸收灵气修炼时,也用自身妖力保护着这里。曾经,这山上四季如春,树常青,土地肥沃,花满山。现如今,常青山由于落羽的突发异状,山上的花草枯死了不少,那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像失了生机一般,不曾干涸的河水也只剩下涓涓细流,河里的鱼虾都死的差不多了。

  店小二领着江澄四人走的最近的小路去往落羽所在的山洞,中途发现不少动物的骸骨和尸体。

  “哎,自从落羽大人出事之后,这山上的情况也是越来越不如从前。”店小二走在前头带路,看着几天没来又恶化的环境直摇头。“如今这常青山都已经变成了这幅样子,不知道落羽大人现在怎么样了,只希望不要有事才好。”

  兜兜转转两个山坡,他们最终在一座巨石前停下了脚步。

  店小二摸着那块巨石,道,“就是这里了,我们平民百姓不会仙法,进不去法阵,只能带四位仙长到这里了,你们进去后一直往前走,很快就能看到那个山洞了,落羽大人就在里面。”

  “多谢,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们也不清楚,就请小哥你先回去吧,以免发生什么意外。”江源拱手道。

  店小二明白他的意思,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他在这里只能徒增麻烦,让他们分心。“那四位仙长小心点,落羽大人虽然人很好,功夫却厉害着呢。”

  “嗯,告辞。”

  “告辞。”

  ·

  那巨石就是这禁锢法阵的阵眼,他们四人直接从那里便可进入阵内。

  法阵内的情况比阵外的更糟糕,明明是白天,这里却乌烟瘴气,四处都是用蛮力破坏的痕迹,拦腰折断的树木,地面也是坑坑洼洼的,满目疮痍,已经找不出几块好地了。

  “大师兄,江源师兄。”江易扯了扯江源的衣袖,问道,“镇上的百姓说那落羽大人样貌清秀,像一个文弱书生一样,可我怎么觉得……这也太……”

  能把这里毁坏成这幅模样,可以想象树妖落羽的破坏力有多大,而且还是封印了妖力,纯手工打造,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文弱书生做得到的啊。

  “那落羽大人也是修炼了几百年的树妖,怎的可以以貌取人?人家镇上的百姓也说了,他性格温和,不与人发生冲突,可人家厉害着呢。”江源轻笑着回答,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山洞,“大师兄,前面就到了。”

  话语刚落,一道身影俯冲而来,一拳砸在他们面前。本来那一拳是冲着他们面们来的,半路却改了道,所以才没打中他们。

  四人散开,召出佩剑,紧紧盯着飞扬的尘土里那道突然袭击他们的身影。待烟尘散去,果不其然,半跪在深坑里的正是他们要找的人——树妖落羽。

  现在的他长发披散开来,青衣破旧不堪,半截袖子已不见踪影,露出并不强壮却破坏力极大的胳膊,鞋子也不见了一只,当真狼狈。

  此刻他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四人,身体颤抖着像是在压制什么东西。

  “离开这里!”他说话的声音半清不楚,时而清澈,时而阴沉。“如果…你们…不想受,伤的话……我不想害,人!”

  “落羽叔叔,我们是奉我父亲江枫眠之命来的。”江澄说道,“你有什么困难,我们定当全力相助。”

  “江兄的孩子?”落羽拼命控制自己保持清醒,不停后退,“江兄的孩子,我就更不能…伤害他了,你们快走,这…是你们现在……唯一……能帮到我的。”

  “可是你……”

  江澄刚踏出一步,对面的人便开始低吼,“走……快走……你们快点走啊!”

  “小心!大师兄快躲开!”

  无数藤蔓迅速袭来,江澄手持三毒,将那些藤蔓砍成几段,掉落。

  “大师兄,怎么回事!?他不是封印妖力了吗!?”江源一边躲避藤蔓的攻击,一边留意现在他们处于什么局面。“江易,江信别分心,注意身后!”

  远处的树上,一抹黑色悄悄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来的不知道是不是时候呢,已经开始打起来了呀,先让我看看你这么些年来成长了多少。”

  ——我是可爱的四个娃和一个百年俊俏树妖打打闹闹,然后嚯嚯哈嘿,然后酱酱酿酿的调皮分割线~——

  江澄被落羽狠狠的甩了出去,力度之大,连着撞断了两棵成人都抱不住的大树,跌落在地。在看其他三个,除了江源,那两个已经彻底爬不起来了。

  江澄喘着粗气,扶着树艰难的爬起来,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不愧是修炼了几百年的树妖,实力悬殊有点大啊,咳,咳咳!”

  “这就不行了?”

  黑影落在江澄身前,挡住了落羽继续迈向江澄的脚步,这人的声音带着调笑,还有些怒意,“虽然这不是你所愿,但是随便伤人可不好啊~”

       而且还是……我!的!人!

  
  
  
  
  
  
  
  
  
  请原谅,我是真的不会写打斗片段的……嗯……

  

评论(14)

热度(60)